末子

【赞美米优!小优是我的天使!】
吃非常多的cp,主食米优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中毒中,但极度咸鱼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一条大写的咸鱼,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还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卡米尔,安迷修说过只要我犯下恶行,无论多远,他都会来讨伐我,对吧?”
“...嗯,大哥。”
“那他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雷安】神明不在此处(半神雷X人类安)

*我流式西幻,半神雷X人类安

*内含大量人物便当,文风清奇

*极度ooc瞩目

*文章目录:【归档】

『“喂,安迷修你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区区这种程度的伤,我可不会死的。”半身被光束贯穿,神罚残余的能量仍在不断蚕食那人体内的神性,破坏着那人的身躯,紧握着即将离去之人的手,口中述说着抱歉的话语,他留下了泪水。』
*
咚——
在倾盆大雨之夜,偏僻的教堂的钟声敲响之时,教堂的门被推开,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身穿黑色斗篷,用兜帽掩盖面孔的的少年走进了教堂,他的身影几乎要融在昏暗的灯光中。仿佛守了神明的眷顾,他从大雨中到来,但身上的衣摆不曾有任何蘸湿,他腰间的双剑即使布满裂痕,但依旧闪烁着寒光。
“神父,我有罪。”他低吟道。
“任何人从出生起就背负着罪孽,孩子你又犯了何罪?慈祥的天父会宽恕你的罪恶。”
“是吗...?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少年放下了腰间的双剑,即使经历了长时间的旅行,身心都疲倦到了极致,但他依旧坐得笔直,“我曾是一位骑士,我曾发誓善待弱者;我曾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曾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曾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但遗憾的是...我违背了所有我曾许下的誓言。”
“违背自己的誓言可是会受到惩罚的,你不像言而无信之徒,你又为什么会违背自己的誓言呢?”
“我来自登格鲁王国,在那里出生、长大、成人...”
“在神明面前应该坦诚,恶魔之国、灾厄之乡、神堕之地——登格鲁王国在千年前就被神所降下的神罚毁灭了。”
“...”被打断的少年并没有感到气愤,或者进行反驳,仅是叹了一口气,“那就请忽略它吧,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我曾见过两次神罚,神罚夺走了我的一切,我所珍视之物、我所归之所、我所爱之人。”
“第一次带来了熊熊的烈火,空中降下了火雨,焚烧了我所在的城镇,我的国家,我眼睁睁地看着养育我、赋予我守护他人的力量,如同我父亲的师傅被烧成了灰烬,可爱的艾比小姐与她的弟弟倒在了火焰中,而我却无能为力,无论如何嘶吼,如何祈祷,都无人能来拯救我们,火焰攀上了我的左手,留下的灼痕至今仍隐隐作痛。”少年捂着自己左手缠着绷带的手腕,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但你从神罚中活下来了,不是吗?”
“没错,但或许在那时葬身于火海之中,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既然神让你从神罚中活了下来,那便是神所降下的恩典,你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
“或许吧。”
“在那以后我带着师傅的遗物,异色的双剑,开始了漫无目的旅行。我去过繁华的街道,贫穷的贫民区,极北之地,极东之城,七大王国...”
“期间尽我所能帮助了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不断履行着我的誓言。在我以为会这样度过一生,在某个国家的王城,我遇见了这世界上最嚣张的恶党,亦是我日后的宿敌。”
*
『“白痴骑士,你不是说过要讨伐我这个恶党吗?那你哭个屁哦。”他的眼泪滴落在那人的身上,与他逐渐崩坏的躯体、血肉融为了一体。』
*
“人们呼唤他为神之子、天之契、雷神之锤,人们赞扬他、歌颂他,献上贡品,祈祷他不会为此处带来灾难,但在我眼里即使身负半神的名号,他究其不过是一介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为所欲为的恶党而已。我向他发起了挑战,就如我曾立下的誓言一样,我不会忍受任何的恶行。”
“最终几乎在同时我们一同倒在了地上,他无法再挥舞那巨锤召唤雷霆,而我也无法再举起那双剑。”
“随后无论我去任何的地方,都能恰巧碰见那个恶党,无论是七大王国的境内,还是荒芜人烟的秘境,每一次相遇都使我们战至筋疲力尽,无法动弹,就仿佛我们被什么东西缠绕在了一起。”
“我和那个恶党逐渐熟悉起来,我也得知了他的名字——雷狮,他是人类与神之子,从出生起便有了掌握雷电的天赋与半神的身躯,注定了终生都会作为神,作为被供奉的对象。强大的力量、无上的地位,他生而拥有了大部分人一生都难以拥有的一切,但他却不屑一故地嘲笑道,「谁要这一些无聊的啊东西?」”
“在一次我在养伤时,我再次遇见了那个恶党,但这次他手上的不是那巨锤,而是酒与酒杯。他将酒倾倒在了杯中,再递与了我。「怎么连这个都不敢喝?我像是那种会乘人之危的人吗?」”
“我接下了那杯酒,我从未尝过如此甘甜的酒,在那个无星之夜,我与他喝了一夜的酒。即使没有月光,没有星光,但我在他的双瞳中,看见了永不会熄灭的辉光,那光芒是如此的灼目,令人无法移开视线,那可能就是所谓的星辰大海吧。”
“「不如来做一些有趣的事吧,白痴骑士?」在微醺之际,他带着半戏虐半认真的口吻向我提议,被莫名的情绪趋势、鼓动,”
“——我答应了,我与他向神发起了叛逆。”
“我们前往了被预言将会有神罚降临的地方,抵挡了一次又一次的神罚,将被神派下的神使斩杀,拯救了那些本会被毁灭的地方。”
“「白痴骑士,你可不要死我以外的人手上。」,「恶党,你才是吧。」我这么回应他。本来刀刃相向的我们,逐渐会将背后托付于对方。虽然我对他恶党的称呼依旧没有改变,但我知道无论受多么重的伤,我们都有彼此的存在。”
“那时的我仍不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自以为是的叛逆有多么的无力、愚蠢。”
“在又一次拯救了某个城市后,在所有人都在庆祝劫后余生时,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光束(神罚)从天而降。那或许便是【神】所拥有的力量,那是以前的神罚不曾拥有的力量,无法抵挡的、绝对的力量,以至于在我没有回神时,瞬间毁灭了所有的事物,刚刚还在欢笑庆祝的人们被瞬间蒸发,雷狮手中的巨锤逐渐出现了裂痕,化为碎片。失去了巨锤,他依旧在用双手抵挡着那神罚,我看见他的躯体被逐渐出现了崩坏,他的身体被贯穿,他的黑衣上沾染了血迹,从此被染红,但我却无能为力,以人类的身躯连接近他、接近神罚的中央也做不到。”
“昔日的那场神罚再次重现于我眼前,昔日师傅的背影与他的背影重叠。”
“没有任何例外,没有挽回的机会,神罚再次夺走了我手中仅存的一切。”
*
『“就我一个人死了,好像不太公平。安迷修,我要给你诅咒(祝福)。感到荣幸吧,让我行驶神的权利,你可是第一个。”那被贯穿的身体逐渐化成光鳞,身为半神的那人连尸首都不会留下,但他却像以前一样,依旧是那副嚣张的笑容,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擦去他的泪水,说着任性的话语,仿佛要死的人不是自己。』
*
“濒死的他用仅存的力量,赠与了我祝福,但他的这份遗物,却被逆转成为了诅咒。神对反叛者的惩罚依旧没有结束。”
『以半神的名义给予你祝福,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让你痛苦』
“我将活在永恒的痛苦之中。”
『所有人都不会遗忘你做过的那些蠢事』
“无人将会铭记我曾经存在过。”
『你那愚蠢的誓言将会统统实现』
“我将违背我所有的誓言,我将无法拯救任何人。”
『还有你将傻兮兮地、幸福地过完你那白痴的一生』
“我的生命永远都没有尽头,我将永远地徘徊于世间。”斗篷从少年身上脱落,露出了不属于人类的尖耳,以及被紫色侵袭的双瞳,在那双瞳中,能隐约看见其曾经的翠绿。
“...”神父张开嘴,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或许...或许只要一直向神忏悔你的罪,诅咒终有一天会消失...?”
“但是,”少年从新戴上兜帽,拿起来被放在一旁的双剑,挂回腰间,转身离去,
——“但是我的神明早已不在此处了。”
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神父一言不发,但在少年再次推开教堂的木门离去时,他产生了疑惑,那是谁?有人在雨天造访过这间偏僻的教堂吗?
窗外的雨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骑士独自一人、永不终止的旅程仍在继续。
END
*本来只是一个五百字的脑洞,结果越写越长qvq
其实还包含了一个瑞金的背景故事前提,但因为不影响主线的发展和叙事,所以就没有防进文里,也没有打tag,因为还是挺喜欢那个梗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码完,就放在了下面当彩蛋了,不吃瑞金的妹子直接划到最底就好w










与正文无关的【瑞金】彩蛋(叛神的神使瑞X国王金):
代表权力的皇冠与权杖被随意地仍在了地上,家臣们四散而逃,宽敞的宫殿里空无一人,仅余下王与他最后的信徒。
“你不逃吗?”窗外从天而降的火焰,将他怀中少年的碧蓝双瞳映红,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格瑞?”金调整了一下位置,紧紧地依靠着格瑞。
“...”
看着格瑞点了点头,金露出了笑容,一如他们初次相见时的笑容,仿佛要在神罚中终结的不是他曾经的家乡,他曾经统治的国家,
“那就可以了。只要你在,我便无所畏惧。”
END







生日快乐
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无论剧情怎么发展
米优冷成狗
我永远都喜欢你
你真可爱
嘿嘿嘿
(上一年的贺图还存着啊@

【西莱】传说中的恶魔传说

*千年后西昂转生X恶魔莱纳,梗概戳这里 梗概

*ooc与大量私设瞩目

*文章目录:【归档】

二,理由,你已赋予我

勇者、恶魔、女神、司祭,拥有强大力量的忘却的碎片,强盛的罗兰德以及其被称为英雄王的统治者,但这都已经是千年以前的事了。

“罗兰德或许要灭亡了”,这样的传言不胫而走,传遍了罗兰德。

罗兰德年轻的王,西昂·龙特·阿斯塔尔叹了口气,批阅着桌上的文件,即使连续第三天不眠不休地工作,但书桌上的文件却没有丝毫减少。

“克罗姆,北边的战事如何了?”西昂揉了揉眼睛,向旁人提问到,

“不太妙,不如说是一面倒地被碾压呀。”红发的元帅抱怨道,“史菲尔耶特民国的那群人竟然让拥有神之眼的家伙出战,那些家伙可都是怪物级别的啊。”

“西昂你也听到那些传言了吧,罗兰德要被灭国什么的。”

“这样吗...?”西昂停下了笔,拉开了抽屉,“史菲尔耶特民国也应该参与了谣言的扩散,毕竟信息战、舆论战可都是他们的“传统”啊。”

在抽屉中的是一份报告书,一份有关于勇者的遗物,或者被称为忘却的碎片的报告书,一份记载着撰写者的美梦,一个不会有人死亡,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的世界的报告书,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吧。只要人类还存在着,便会有战争,只要有战争,就会有谁人死亡。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但这份报告书却被施上了防止腐烂的魔法,一直被珍藏在罗兰德国王的图书馆之中,而在他继位时则被隆重地交付到他的手上。

这份报告书是“遗物”,来自千年前,勇者与恶魔时代的“遗物”。

通常传承千年的国家,或多或少都会遗留下遗物,史菲尔耶特民国的是神之眼持有者们的信赖,佳斯塔帝国的是“最后的忘却的碎片”,惟独罗兰德的是一份报告书。

西昂翻开报告书的这后一页,上面用潦草的字迹写着:“西昂的后辈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钥匙留在了下面,这就是身为长辈的责任...?啊啊啊,好麻烦啊,想睡觉了...”

在传说中,恶魔与勇者成功战胜了司祭、女神、所有可战胜与不可战胜之物,终止了战争,将世界从无尽的轮回中解放。比起罗兰德的先祖,身为勇者,有着英雄王之称的西昂·阿斯塔尔,有关恶魔莱纳的传说大多语细不详,有的只有关于恶魔王在某次战争中谋杀了同盟国家的国王、用强大的魔法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人,以及那比任何神之眼都要上位的,被诅咒的双眼的传说。

但这样的人在罗兰德的传说中却是英雄王的挚友,以及那份报告书的创作者。

甚至在传说中,本来罗兰德的王族的姓氏本来也只有阿斯塔尔,但千年前的英雄王为了纪念与恶魔莱纳·龙特之间的友谊,将“龙特”并入了自己的姓氏之中,而这也一直延续至现今的罗兰德。

所谓的恶魔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是百尺高的巨汉?是驼着背的干瘦老者?还是长着犄角、丑恶的怪物?

——还只是一个普通人?西昂托着下巴想到。

在千年前,曾经有人问过年老的英雄王这个问题,那时英雄王只是笑着说“是笨蛋哦,但是是个温柔得过分的笨蛋”。这与传说中恶魔的形象截然不同,但也因为是勇者的亲口所述被一直流传到了现在。

“要去找他吗?”在问题脱口而出时,西昂便确定了答案,罗兰德现时正面临着难以度过的困境,虽然罗兰德在千年之前在英雄王的统治下几乎吞并了大陆的一半面积,在千年间出现了不少贤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暴君也逐渐出现。罗兰德国土现在只有千年前不到三分之一的面积,边境的战争一边倒地被碾压,现在离灭国也许只剩导火线了。

“克洛姆,我要出一趟远门,”西昂起身,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要是我死了的话,罗兰德就交给你和卡尔尼了,还有米拉也会帮忙的吧,要选出合适的继承人啊。”

“喂喂喂,西昂你想干什么啊?!”

“去拜访一下传说中的人物。”

*

与想象中的不同,传说中的恶魔所在之所并非雄伟的城堡,也并非豪华的住宅,面前的只是一间普通的小木屋,蜘蛛在房梁上织起了网,部分墙壁已被腐化,看起来随时有倒塌的危险,看得出来主人并没有用心打理。

推门而出的是个有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懒散的表情的人,他夸张地用手遮着眼睛,喊着“好刺眼”、“眼睛要瞎了”之类的话,看到这有点滑稽的场景,不知为何西昂出现了怀恋的情绪,自幼被当成罗兰德未来的君主培养的他,从未有人在他面前做这种夸张的动作,但是...

——总有一种非常非常的怀恋

于是,他发出了轻笑声。

到底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的笑了?自继位以来,一直忙于政务、与其他国家周旋,多获取一份物资,或许能拯救某人的性命;多把战争减短一秒,或许能使某人不用失去自己所爱之人,为此他不断的努力着,努力着。

“喂喂喂,有什么好笑的...”那人放下了遮着眼睛的手,露出了漆黑的双眼,一双看起来一点斗志都没有,显得松松垮垮的、漆黑的眼睛,在与自己对视的那一瞬间,他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用颤抖的声音自言自语着,“骗..骗人的吧...?”

自己的到来真的有那么奇怪吗?看见那人惊讶的表情,西昂停止了轻笑,露出疑惑的表情,与那人对视着。

“...”仅是与那人对视着,各式各样的情绪便由心而生,喜悦的、欢愉的、怀恋的,以及占所有情绪中最大成分的悲伤。西昂下定了决心,深吸了一口气,向那人走去,如果他真的是传说中的恶魔的话,自己莫名的情绪也得到了答案,也许自己的想法已经完全被看穿了吧,那么...

“我乃西昂·龙特·阿斯塔尔,勇者西昂·阿斯塔尔的后代。希望您能对罗兰德伸出援手,莱纳·龙特阁下。”他向那人伸出了手。

他在那双眼睛中看见了满盈的泪水,西昂再次确信了,那双眼睛并不是什么魔眼,也不是什么神之眼,那人也并不是什么恶魔王,也不是什么怪物,只是一个活了千年的、寂寞的人而已。

TBC

*感谢能看到这里

【不存在的联动】『狂化异界之战 凹凸世界登入!』开幕!



【不存在的联动,一时兴起的伪公告】
【含有Bug】


限时活动『狂化异界之战 凹凸世界登入!』开幕!
◆活动时间◆
2020年10月8日 维护后 ~ 10月22日 22:59

◆活动概要◆
『Fate/Grand Order』联动活动『狂化异界之战 凹凸世界登入!』开幕!
来自七创社原作『凹凸世界 AOTU』,
男主角『金』作为活动限定从者『★4(SR)金〔Archer〕』 ,
将于『Fate/Grand Order』的世界中登场!
与限时加入队伍的金一同攻略地图,解开发生于迷之特异点的奇异波动!
敬请体验仅限于本次联动活动的剧情故事!

◆活动参加条件◆
仅限完成通关『特异点F 燃烧污染都市 冬木』的御主参加

◆灵基再临◆
通过使用『箭头挂饰』(只能在活动期间获得),
进行4次灵基再临后,圣肖像将发生变化!

※金〔Archer〕完成灵基再临时不会有战斗形象的变化。

◆『狂化异界之战 凹凸世界登入!推荐召唤』◆
时间:2017年10月8日 维护后 ~ 10月15日 22:59

『狂化异界之战 凹凸世界登入!推荐召唤』卡池限时开启!
全新从者『★5(SSR)金·Alter』限时登场!
此外,活跃于本次活动之中的从者『★4(SR)格瑞』『★4(SR)嘉德罗斯』『★4(SR)凯莉』『★3(R)紫堂幻』也将限时推荐召唤!

◆『狂化异界之战 凹凸世界登入!Ⅱ 推荐召唤』◆
时间:2017年10月8日 维护后 ~ 10月15日 22:59
全新从者『★5(SSR)雷狮』限时登场!
此外,活跃于本次活动之中的从者『★4(SR)安迷修』『★4(SR)银爵』『★4(SR)安莉洁』也将限时推荐召唤!

具体细则请参阅圣晶石召唤界面左下方的『召唤详情』页面。
※在本次推荐召唤结束后,所有推介召唤从者将不会加入剧情卡池。
 
装备限时概念礼装『★5(SSR)无法斩断之物』『★4(SR)骑士的誓言』『★4(SR)黎明之时的掠夺』『★3(R)圣空王座』『★3(R)魔女的游戏』,可以增加活动专用道具的掉落数量。
 
推荐召唤期间,限时从者,限时概念礼装出现概率提升!
 
10连召唤可至少获得1枚四星以上(含四星)卡牌,以及1骑三星以上(含三星)从者!
※保底的四星卡牌包括从者及概念礼装。

【雷安】关于救人反被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关于龙安的脑洞)

*龙安与海盗雷的脑洞段子,短小瞩目
*虽然说是海盗雷,实际根海盗没有任何关系
*惯例的ooc瞩目,全程我流式雷安
双手被手镣束缚着,手镣延伸出锁链,紧勒着他的脖子,被法术灼烧、被利刃刺穿的皮肤尚未痊愈,纯白的衬衫染满了红色的血迹,身后不断传来士兵催促声,但这都没有压下他的脊椎,他笔直的行走着,竖瞳中没有丝毫懦弱与恐慌,仿佛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郊游。
他的眼下零星的鳞片,头上破损的犄角,预示着他非人的身份。只要直视着那金色的竖瞳,就会令人不寒而栗。
“那是龙,最后的龙。”民众们窃窃私语着,在数百年前龙曾翱翔于天空,为人们带来恐惧,他们经过的城市化为了火海,他们将所有想要的东西夺去,他们被视为灾恶的化身,他们曾为大陆的霸主。
但在数百年前,勇者们创造了驯服龙的魔法,他们将曾经的霸主踩在了脚下,将鳞片制成盔甲,将眼睛炼成宝石,将利爪磨成药物,将那只要存在,就能远远不断产生魔力的心脏镶嵌在法杖上。
龙理所当然地被不断屠杀着、屠杀着,被欲望驱使着的人们屠杀着,几乎完全灭绝。龙的生育能力接近于零,在近百年已经没有人能发现任何龙了,直到现在。
即使连收回鳞片和角的力量都用不了,即使不久后就要迎来死亡,安迷修也依旧坚持着自己的骑士道,没有弯下腰。
望着手镣上繁杂的法阵龙陷入了苦恼,如果没有法阵的束缚,普通的枷锁对于身为龙类的他来说,随意便能挣脱,但附上了对龙类专用法阵的枷锁,力量被限制得几乎连维持人形也相当艰难,更别说打倒运压他的士兵,然后逃离着戒备森严的王城了。
早知道不救那个恶党了,安迷修在心中感叹道。虽然现已为困兽,但如果再选一次,自己还是会救那个恶党的吧,无论是出于骑士道,还是某个一直深埋于心的原因,深知这点的安迷修感觉到了莫明的头疼。
不过现在应该先要想想怎么逃...
“那是三皇子殿下...!”惊呼声打断了安迷修的思绪,
在民众的惊呼声中,紫色的雷霆从天而至,斩碎了他身上的枷锁,安迷修望向了雷电出现的方向,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在他的眼前,那人手持着巨锤,脸上带在嚣张至极的笑容,“海盗东西也敢抢,怕不是傻子。”
那人将巨锤指向了安迷修,“把老子打晕,一个人去送死,现在还要你雷大爷我来擦屁股,想好怎么补偿我了吧?安·迷·修?”
END
*没什么卵用的故事背景:雷狮是王国的三皇子,因为某种原因跑去了做海盗,然后遇见了可能是最后的龙类的安迷修,虽然安迷修一直在掩埋龙类的身份,但雷狮早就才出来了。后来雷狮被王国发现了,于是王国派了人去追捕雷狮,安迷修为了救雷狮趁雷狮不注意打晕了雷狮,交给了海盗团,自己独自断后,结果被抓了,然后雷狮喜闻乐见的前来讨安迷修打晕自己的债了。
*依旧没有任何后续...

【雷安】你雷大爷现在非常的不爽(关于神使安的脑洞)

*借用了 @凛冬季节  @葵花籽 太太们的梗,前排表白两位太太!
*神使安与参赛者雷的脑洞段子,短小瞩目
*惯例的ooc瞩目,我流式雷安
“本届凹凸大赛的预赛采取积分制,到预赛截止时,积分排名前一百位的参赛者便可以晋级下一轮的淘汰赛。详细的积分规则,已经发送到了各位参赛者的终端中。”
“只要不违反大赛规则,在凹凸星球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受到处罚,预祝各位参赛者武运昌隆。”
看着高高在上的神使,在人群中的雷狮很不爽,即使披着个神使的皮,那张脸就算烧成灰,他雷狮也认得出来,那玩意儿绝对是安迷修。
但那飘浮在空中的双剑,不再为碧绿色的双瞳,面无表情的样子,代表着神使的权能,和那个白痴骑士全然不同。不只是马,现在连剑都不拿林,还算什么骑士道?雷狮在心中暗讽道。
“谁允许你动本大爷的东西了。”他看着那个“安迷修”的身影,自言自语着,从来只有他雷狮抢别人东西的份,但这次海盗窥凯了许久的东西,却被别人抢走了,雷狮的怒火已经不是不爽的程度了。
于是他召唤出了巨锤,以挑衅的语气向神使提问道,“『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吗?』”
“没错。”
“好呀。”在雷狮话语落下的瞬间,狂暴的惊雷与巨锤向旁边毫无防备的少女砸去,雷狮哼着口哨,期待着那位“神使大人”的反应,但出乎了雷狮的意料,神使并没有冲上来为少女挡下这一击,这满载着杀意的一击,仅仅是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眼神宛如在看死物。
在巨锤离瘫坐在地上的少女只有数厘米的时候,巨锤停了下来,“啧,没意思。”雷狮自顾自地说道。
雷狮转身离开了人群,留下了呆在原地的少女,将手中的巨锤高举,指向天空,“我们走着瞧,安·迷·修·神·使·大·人。”
*
紫色的雷击与橙蓝的剑影交缠着,双剑与巨锤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请停止你无意义的举动,一号参赛者,雷狮。”安迷修接下雷狮挥舞而至的巨锤,控制着刚刚被击飞的双剑,挥向雷狮,声音依旧冷淡得不带一丝感情,“攻击裁判人员属于违规行为。”
“我就不。”雷狮格挡着迎面而来的双剑,虽然他看起来游刀有余,但对方并没有发挥真正的实力,熟知这点的雷狮心情变得更糟糕了。
“那很遗憾,你的参赛之旅到此为止。”
“切!”白痴骑士有那么强的吗?随着神使话毕,更加凌厉的攻势向雷狮潮来,别说是攻击了,连防守也难以维持。在雷狮不慎之际,剑刃划破了他的脸颊,温暖的血液从中流出,雷狮突然笑了起来,再次从锤中召唤出了紫色的雷电,“别小瞧了你雷大爷啊!”
“无用功。”安迷修用双剑轻易地挡下了那雷击,但在他准备再次控制双剑时,用雷击发出了强烈光芒做障眼法的雷狮冲至神使面前,用力跳起将巨锤再度挥向安迷修,就像他曾经做的无数次一样。
piang!
烟雾散去,巨锤被双剑挡下,但不再是安迷修控制下的双剑,骑士再次执起了双剑。
“果然还是拿着剑的时候比较顺眼啊,安迷修。”雷狮撕舔着脸颊上的血液。
END
*真的没了,只是一个短小的ooc脑洞而已,在后排再次为 凛冬太太和葵花籽太太打call!!!

贞德:三宝惊喜吧
不会再让@兔唧唧唧 这个人帮我抽卡的了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腿腿你去哪里了qaq

有没有那种基燃基燃的正剧向的番或者文啊,就是那种相爱相杀,主角智商在线,双方武力值爆表,全程燃的飞起,偶尔会有刀子,但结局是he的那种...
好像看相爱相杀,然后基基基基基基基啊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