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

杂食博爱,优吹、莱纳吹与史雷吹担当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Torays真好玩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不能理解的事,还是不要去勉强比较好♪

因为这半年会很忙,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发这半年暂时停更的声明,但想了想我好像一个月才发一两篇文,停不停更,好像没有多大区别orz

虞姬奶起来xxx

!!!!
完美体现了作为亲妈想让史雷脱和想让史雷把衣服穿好的那种千转百回的复杂心情
(升天)

【全员向/米库史雷】Quench 消えた物(史雷反转ver)

*如果史雷是反派.ver
*纯属高度的自娱自乐,番外主视角在米宝身上,而正篇则是放在罗泽和艾丽莎身上
*为了减少剧情冲突,含有颇为多的私设,一般总结都会放在最后

*全员向,硬要说cp的话是竹马组的米库史雷

*文章目录:【归档】



番外·其一,未成の導師と竜ノ物語 



少年的天族诞生了。 
当他张开双眼时,看到的只有燃烧的大地、人类的尸体、毁坏的神殿与某个垂老的老者。 
“竟然转生成为了天族吗...”老人叹着气,嘴里念念有词,“这难到也是因缘吗?” 
初生的天族并不明白老人在说什么,但依他的表情来看,绝非是什么好事吧。 
“...我认识你吗?” 
“不,不认识。”老人吸了口手中的烟斗,吐出浑浊的雾气,“我的名字是禅雷,某种程度上而言,是与你相同的存在,有人将你托付了与我。” 
“在那里有着一个叫『何方』的村庄,里面的居民都是与你我相同的存在,”禅雷将目光望下了远处,“如果是刚刚诞生的天族的话,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不便,要过来吗?” 
“对不起,我连我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都不知道,也完全无法理解你在说一些什么。” 
“你叫米库里欧,”老人听到他的话语后像是更加忧愁了,“你无需道歉,孩子。你是一个伟大的女性的儿子,那位女性她并非抛弃了你,而是现在正在和无法与之抗衡的命运战斗。” 
米库里欧..这就是自己的名字吗?获得了名字的天族,米库里欧,无法解明老人话语里的含义。对于初诞生的他而言,母亲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一点印象也没有,母亲她到底是在和怎么样的命运战斗?又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自己又为什么会成为老人口中的天族呢?这对于他而言似乎尚是过于艰辛了。 
最终,米库里欧还是拒绝了老人的好意。 
“我想要去探索这个世界,关于我为什么会诞生、母亲的战斗,这些我尚未能理解,但只要不断旅行的话,就绝对能找到答案的吧?” 
“这样啊,你是这么期望的吗?”老人并没有对他进行挽留,“但要记得如果你陷入了困境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欢迎你来到『何方』,『何方』的大门会一直向你敞开。” 
“谢谢...”除了感谢,米库里欧不知道该如何答谢老人的善意。 
 

 
米库里欧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无论是水之都瑞迪瑞克,还是罗兰斯的首都德拉贡,他的足迹片遍布了各地。他探索了诸多遗迹,无论是罗兰斯境内有关龙的遗迹,还是海兰德中遗迹有关导师传承的遗迹,几乎他都曾涉足。 
在开始的几年偶尔也能遇见与自己相同的存在,天族们。但在随后的几年中,遇见天族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米库里欧曾经有着名为同行者的存在,但在不久后那位天族也开始对旅途产生了厌恶之情,离开了。 
到了最后,米库里欧始终都是孤独一人。 
自己的旅途真的有意义吗? 
拒绝了老人的题议是正确的吗? 
不如说自己的诞生是有意义的吗? 
只要越是前进,奇怪的疑问就越是会出现于米库里欧的脑海中,挥之不散。 
可米库里欧还是忽略了,没有容器、心存疑惑的天族是会被污秽侵蚀的这件事。 
而当米库里欧察觉到的时候,事态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遗迹本是神圣的场所,但在加拉哈德遗迹中只有深不见底的污秽。 
就在刚刚,沉浸于遗迹探索的米库里欧被凭魔袭击了,虽然勉强地击退了凭魔,但他在处理伤口时,方才察觉到自己已经被污秽逐渐侵蚀的事实。 
也许遗迹中会有可以救助自己的东西,也许只要不断深入遗迹,在彻底化为龙失去理智后,也不会伤害到其他人。 
拖着逐渐变得沉重的身躯,米库里欧不断向遗迹深处前进,像是被本能地吸引着,亦或者被命运指引着。 
而米库里欧最终到达的是密室。 
密室的中央摆放了巨型的仪式弓,仪式弓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时光,但弓身却依旧一尘不染,端庄而神圣。 
“这是...!”米库里欧快步向弓架走去,拿起了弓,却又失望地将其放下了,仪式弓中蕴藏着强大的力量,但却不是能为天族,为他所用的力量。 
弓架上有着一串奇异的文字,米库里欧曾经跟随某个古老的天族学习过古代文,但由于时间的关系,并没有过于深入,但却辨别出了上面写着“导师”、“天族”、“合为一体”之类的内容。 
导师吗?米库里欧唐突地想起了传说中拥有着驱逐污秽力量的导师,如果是导师的话,大概可以阻止天族向龙的转变,但传说中的导师也有着两百多年未曾出现了。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吗? 
污秽的侵蚀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来越严重了,就连睁开双眼也变得困难起来,米库里欧体力不支地倚靠着弓架,自顾自地想着。 
到了最后还是连答案都没有得到吗?不知道那时的那个老人怎么样了,或许自己的诞生根本就没有意义,米库里欧胡思乱想着。 
最终选择了放弃的他,闭上了双眼,等待着终结之时的到来。 
 
... 
 
踏... 
 
踏踏... 
 
踏踏踏... 
 
 
谁?!有谁在向这个密室前进吗? 
米库里欧勉强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即将进入密室的三人。 
天族的少女、狮子模样的凭魔,以及人类的孩子。 
那是本不可能一同出现的组合。如果是人类与天族的组合的话,姑且可以猜测是传说中导师。 
但无论是散发着阴霾气息的天族少女,存在即不详的凭魔,还是与他们同行的人类,都不像是导师的样子。 
若是那个人类无法看见凭魔与天族的话,那还能认为是被欺骗了,可很明显他们正交谈着,天族的少女正在单方面嘲弄着那个人类的孩子。 
“哦呀,竟然是即将转化成为龙的天族。”天族少女发现了他的存在,但她的反应比起警戒,更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米库里欧扶着弓架站起,企图摆出战斗的姿态,但仅仅如此便已耗尽他所有的力气,说实话他并不认为以这样的身体能战胜那异常至极的三人。 
“竟然还想要战斗吗?”天族少女呼唤出了铅仗,挡在了凭魔身前,“明明只要乖乖地变成龙,接受我主的支配就好了。” 
「我主」大概指的就是那个凭魔吧,但天族竟然会认凭魔为主什么的,实在是过于有违常理了。 
不同于临战的天族少女,那个人类却缓步走向了自己,身为敌人的自己。 
“你想干什么..?” 
“我的名字是史雷,我想要帮助你。”那个人类的孩子丝毫没有理会米库里欧的质问,他牵起了自己的手,属于人类的温暖从他的掌心传至米库里欧,他的双眼无暇而认真,笑容从他脸上浮现,这并不像是被污秽、欲望所侵蚀的模样,相反这正是无垢者的象征。 
“与凭魔同流合污的人类,我不需要你的..!”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即将转化为龙的天族啊。史雷决定了要做什么,可是不会放弃的了。”少女的天族打断了米库里欧的话语,她用手抵着下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他就是那么麻烦的存在,况且我主可是默许了啊。” 
“史雷,你打算怎么办?天族至龙的转化是无法逆行的。”一直保持沉默的「凭魔」开口了,他身上的污秽过于强烈,甚至远超越了米库里欧曾一瞥中看见的龙,这真的是凭魔吗? 
“如果是誓约的话,应该可以做一些什么吧。”被称为史雷的少年站起,繁杂的术式从他脚下延伸,那是正在缔结誓约的证明。 
“存在于静谧清流的水之人,现在与吾缔结契约,吾将承载汝之灾厄,汝将成为吾之助力,若汝有意承诺,便告知汝之名——” 
誓约拥有着改变人类一生的力量,米库里欧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人类,竟然会在一瞬间便决定为救助一个素未谋面的天族而运用誓约。 
“我的真名是...”但是想要去相信。 
少年掌心的温度仍残存在米库里欧手中,米库里欧本已选择放弃了,他自拒接了老人的建议后,不断的旅行,可至今仍未能找到答案,他已经对无果的旅途产生疲倦了,反正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完成转化为龙而已。 
“——路兹罗希维·瑞雷伊。” 
“路兹罗希维·瑞雷伊,这就是你的名字吗?” 
 

 
“史雷,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说决定了要救我?”巨龙在天空之中翱翔,他的羽翼划破苍蓝。即使以龙的飞行速度,距离到达古雷弗坎盆地还有一段时间,可能是那个遗迹的缘故,米库里欧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时候向自己伸出援手的史雷。 
“啊?因为那个时候的米库里欧,摆出了一副想要被救的表情,所以我...” 
“...史雷你果然是个白痴啊。” 
“喂!” 
龙是无法表达感情的,野兽般的身躯能做到的只有咆哮与破坏而已,但此刻的米库里欧,绝对在某处露出了笑颜吧。 
这就是未能成为导师的人类与未能成为龙的天族的故事。 
 
 
END
 
*最开始想写反转的史雷完全是因为文末的那句话,心愿完成了啊 
 
*接下来的剧情请参考正篇 
 
*本章的私设如下: 
-米宝成为天族的情况大概类似tob的莱菲赛特,并非以婴儿的形态,而是以少年的姿态成为了天族,所以虽然米库里欧和史雷是同龄的,但在米库里欧眼里和史雷初见的时候,史雷还是个小孩子 
-在时间线上史雷遇见赫尔达夫大概是在卡姆兰事件后的第七年,与米库里欧缔结誓约则是在卡姆兰事件后的第十年 
-米宝与史雷誓约的台词来自于陪神契约的修改版 
-史雷为什么会使用誓约,请当天遗见闻录里有提及吧... 
 
*我就算死在这里,腐烂在棺材里,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吼出:史雷天下第一!!双十一史雷的谷子都没有折扣是坏文明!! 

最近的感想(摊手

#终炽73话漫画剧透瞩目





感觉lof吐槽自嗨已经变成月活之一了(叹气
我优的笑容是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当小优说大闹了一场的时候,米迦的表情瞩目啊wwwww
米迦:小优啊啊啊啊啊啊
米迦由昔日冷酷担当,变成今日颜艺提供wwwww
果然是因为我优吧
今天的米优女孩仍在坚强地抠糖吃
按这话表现来看,小优已经完全摆脱了嗑药,能半自主控制炽天使了
四镰童子几乎石锤千年优的猜想了...
米优惨成年下www
啊,但某种程度而言更好吃了




(以下是与漫画内容无关的发牢骚了)









(完全没有黑筱娅和菲利斯的意思,我个人还是挺喜欢她们的,主吐槽的是镜爹的官配问题)





单论镜爹的传勇传和终炽来看,其实优筱和莱纳与菲利斯(对不起cp名不太清楚orz)的官方主推都有着一个奇怪的问题,特别是传勇传,那就是不是「与之订立理想之人」,或者说「最初的那个人」。

虽然可能有人不太在意这点,但对于我个人而言,还是挺在意的。

在传勇传里,与莱纳提起「午睡王国」的是西昂,而菲利斯与莱纳的相识则是西昂的手笔。同理在终炽里,让小优立下想要为家人报仇的目标与形成家人观念的是米迦,而小优与筱娅的初识则是因为红莲。

这导致了比起前者,后者比较缺乏了一种命定的味道。

甚至在传勇传的bd特典里有着莱纳与西昂在某次轮回中是夫妇的设定(当然也有菲利斯与莱纳是夫妇的轮回)

再者,无论是传勇传还是终炽里,都对筱娅和菲利斯是何时喜欢上莱纳与优的描写比较含糊,但可以推断确认心情的契机都是在安定莱纳与优的暴走的时候。

但在传勇传中,恋心的展开可以大致推断是在两人寻找勇者遗物的途中,但在终炽里,优筱离初次见面到新宿之战,再怎么算也是在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而红莲为什么又会让筱娅去抱暴走的优?如果安定条件是「家人」的话,其实君月和与一都可以做到。


毕竟我们都不是镜爹,只能全程靠猜了。


西莱至今都是我cp观中的究极灵魂伴侣的代名词,因为比起官推,西莱之间无论是勇者恶魔时期,还是多次轮回的现在,都太roi了,孤独的两人找到了彼此的依靠。极力推荐太太们去看看传勇穿这部虽然有点慢热(24集动画只不过是前传,在大勇传故事才真正展开),但意外好看的作品。

上述都是我凭借记忆的瞎bb,如有疏漏我也避免不了(躺


以上!

(虽然我不认为有人会看完上面的废话)


【全员向/米库史雷】Quench 消えた物(史雷反转ver)

*如果史雷是反派.ver
*纯属高度的自娱自乐,主视角目前会放在罗泽和艾丽莎身上
*为了减少剧情冲突,含有颇为多的私设,一般总结都会放在最后
*全员向,硬要说cp的话是竹马组的米库史雷

*文章目录:【归档】


四,人を圧倒する悲しき力 
 
 
“可恶!”看着在天际逐渐消失的、龙与人的身影,罗泽愤怒地跺了跺地板,她呼唤着身边风之天族的名字,“德泽尔追得上吗?” 
“不可能,马林顿与幼龙战斗时的距离已经很勉强了。”德泽尔望向被留于原地的西蒙,“更何况有这家伙在。” 
“哦嚯,我是不会制止你们的。”像是为了表达自己并没有战意,铅仗从西蒙手中消失了,“前提是如果你们真的能击败史雷和米库里欧的话。” 
“罗泽小姐,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以现在的我们的力量,龙尚是无法净化的强敌。”莱娜向前搭上了罗泽的肩膀,身为主神的她对罗泽的感情了同感身受,她怒视着西蒙,“更可况史雷先生与那位天族不是单纯地染上了污秽那么简单。” 
“我知道,但是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放弃啊...” 
“如果你们就这样放弃的话,那么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所以你留下这里又想做什么呢?”面对西蒙的话语,德泽尔摆出了临战的姿态,“如果是想挑衅的话,就赶紧回去吧,罗泽可不是那种会被轻易挑拨内心的人。” 
“嘛,毕竟可是名为『导师』的存在啊。那么顺应我主的旨意,给你们一点提示吧,”嘲讽的笑容再次出现于西蒙的脸上,“下一个将被污秽笼罩的地方是古雷弗坎盆地。” 
话毕,西蒙的身影再次融入阴影。 
“逃掉了吗?”德泽尔将手中的钟摆收回了袖中,“罗泽,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然是去古雷弗坎盆地啊。” 
“罗泽小姐,战争乃是污秽的聚集之地,你知道导师介入战争会会怎么样,您明白吗?”莱娜低着头,双手握在了一起,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莱娜,我要亲眼见证。无论是战争也好,还是史雷也好,我完全搞不明白,但如果在这里止步了的话,那么就永远得不到解答了。”罗泽露出了笑容,正视着前方,“这就是我现在能做的事、必须做的事。” 
“罗泽小姐...” 
“我也要一起去!”先前一直沉默的艾丽莎抬起了头,她下定了决心。 
“公主殿下真的没关系吗?要是公主殿下受伤了的话,会演变成大事件啊。”艾丽莎是海兰德的王女,即使她的继承权几乎可以完全不计,但她仍是海兰德的王女。 
如果她在战争中受到了伤害,那么将会成为战争扩大的导火索,到时候就并非可以透过常规外交手段便能解决的问题了。 
“...我也想得到答案,我接受不了,史雷先生那个时候说的话。”艾丽莎的话语中没有任何的迷茫,“况且我是导师的从士啊。” 
“嗯,绝对要让他完全解释一下,竟然隐瞒了我们这么久,还有那份污秽绝对有什么理由。”看见恢复了斗志的艾丽莎,若是罗泽曾担心艾丽莎可能会收到了打击而一蹶不振,那么现在的艾丽莎却证明了她的忧虑是不必要的。 
莱娜安静地看着重现展现笑容的两人,话语停留在了嘴边,她一直在担心着,罗泽与艾丽莎内心的变化,要是她们知道了那个猜测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但就如罗泽所说,如果在这里止步了的话,那么就永远得不到解答了,而她也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罗泽小姐,我一直都在思考,关于史雷先生的事情,虽然可能只是我的猜测,但是史雷先生他...” 
“怎么了,莱娜?” 
“史雷先生可能和罗泽小姐一样..拥有成为导师的潜质...” 
 

 
人与怪物的界限在哪里? 
是力量的差距吗?是生命的差距吗?是形态的差别吗是所见之物的差别吗?是所爱之物的差别吗? 
——还是心灵的差别? 
古雷弗坎盆地位于海兰德王国与罗兰斯帝国的国境交界之处,在其之上的纷争自两国建国以来便从未停息。 
而如今古雷弗坎盆地的战火正要再次点燃了。 
两军在古雷弗坎盆地的两端建起了兵营,兵营的规模不断扩张,驻守的士兵也日益增多,兵营中不时传来了铁器摩擦的声音,连原本驻守罗兰斯皇都的白皇骑士团团长,瑟尔盖也被招至了古雷弗坎盆地。 
这是仿佛下一秒便会爆发战争的征兆。 
赫尔达夫从高地眺望着两军的兵营,如果是在普通人眼中,赫尔达夫大概也只是一个散发着不详氛围的男人,但若是在有灵感力的人眼中、天族的眼中,赫尔达夫的姿态是「异形的怪物」。 
在西蒙的助力下,所有一切都在往赫尔达夫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污秽是由人类的反面感情所生,而战争则是汇集了无数悲鸣之地,人们带着未完成的梦死去;人们不得不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杀害同族;人们不得不忍受着战争带来的伤痛,这都是能诞生污秽与凭魔的素材,随着战火的扩大,想必迟早一天污秽的漩涡、强大的凭魔也会从中应运而生。而这正是实现往赫尔达夫目的所必要的条件。 
若是问其对错的话,这无异是错误的吧。 
海兰德与罗兰斯爆发全面战争,究竟会有多少人因而死去,多少人会因而遭遇不幸,谁都没有办法估计。 
但这又与他何干呢? 
自从在『那场异变』以后,亲人们一个个离开了赫尔达夫,自己曾经深爱并为之效命的国家背弃了自己,自己却连亲自自落也做不到,而身为唯一希望的『孙子』也破灭了,在痛苦的孤独中,赫尔达夫选择了闭上了双眼。 
而在成为凭魔后,赫尔达夫身为人类的部分亦逐渐消失殆尽。 
在此之际,一阵强风吹过了两国的兵营,负责巡查的士兵连忙将刚刚被风吹倒,悬挂着国旗的旗杆竖直。 
“等等,你看到那个了吗..”海兰德的一名新兵推了推他身旁的同伴,将头甲打开,揉了揉眼睛,“有人浮在空中..?” 
“哈?”他的同伴看向了新兵所指之处,“什么都没有啊,你小子不会因为太紧张了,眼睛出现了问题了吧?” 
“再说了人怎么可能浮在在空中?” 
“也对...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强风在赫尔达夫身后停下了,大地传来了晃动,那是由巨大的冲击所照成的。 
“赫尔达夫,我回来了!”赫尔达夫身后传来的是少年沁透的声音,即使没有正视着他,也不难想象出他正在向自己挥手的样子。 
少年的名字是史雷,是被凭魔(赫尔达夫)所养育的人类,也是卡梅兰唯一的『幸存者』。 
不,准确而言是史雷是卡梅兰幸存者瑟莲的孩子,在瑟莲已经病故的今日,史雷自然成为了唯一与卡梅兰有联系的人类。 
赫尔达夫对瑟莲的印象十分模糊,大抵只能记得那是一位长挂着笑容,有着棕色短发的女性。 
她在卡梅兰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酒馆,自己对她的印象仅来源于他曾光顾过那家酒馆的记忆,瑟莲曾经对自己说过为了引导终有一日会降临于世并自立的孩子们,她永远不会绝望。 
那时的赫尔达夫究竟是怀抱着怎样的心情听到这句话的呢? 
但在最后,瑟莲还是陷入了绝望。 
在卡梅兰发生异变的前夕她因故离开了卡梅兰,不难想象当她再次回到卡梅兰时,迎接她的不是友人们熟悉的笑声,而是被战火烧毁的村落。 
接着的便是史雷的记忆了。 
失去友人与理想乡的瑟莲回到了家乡,生下史雷后不久便病逝了。在数年后,史雷所在的村庄也遭到了战火的波及,毁于一旦。 
而就在那里,已经转化成为凭魔的赫尔达夫与唯一能看破他真身的人类(史雷)相遇了。 
“史雷,你去哪里了?”起初自己对他的饲养不过是察觉到他可能拥有着与米凯尔同等的天赋,后来的事实也没有违背他的期望,史雷确实有着极为罕见的灵感力。 
“加拉哈德遗迹,但没想到那里就是遇见米库里欧的地方啊。” 
米库里欧是与史雷订下誓约的天族,亦或者说是龙,不过在誓约的影响下,米库里欧现在可以说是两者都不是,而是存在于龙与天族之间的状态。 
誓约是给自己订立自己绝对不能打破的誓言,以此获得本来无法获得的力量,不单止是天族,人类相对的也能做出誓约,但是对于人类而言是能改变他一生的沉重的事情。 
而史雷与米库里欧订下的誓约确实改变了他的人生。 
赫尔达夫对那个誓约的具体内容并不感兴趣,但当时濒临被污秽转化为龙的米库里欧却因此获得了理智,而史雷也是从那时开始身负大量污秽。 
尚若没有那个誓约的话,也许史雷的人生或许会有什么不同。 
但若是追究最开始使史雷的人生发生了改变,真正的原因是赫尔达夫吧。 
赫尔达夫想起了化成了怪物的孙子,如果没有受到诅咒的影响,那孩子也是差不多像史雷一般年纪吧。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如果。 
“史雷,将『箭矢』射向天空吧,距离果实的成熟,只有一步之遥了。” 
像是在讽刺般,誓约带给史雷的不只是污秽,由于誓约的缘故,史雷具有着对他种下诅咒之人(米凯尔)同等的力量,所谓导师真正的力量,而那份力量在史雷的手中出现了反转的状态—— 
——其名为『闇神依』  
 
TBC
 
*这篇是史雷反转.ver,按我以往的喜好来看大概率一路走到黑,不会有洗白的剧情出现的 
*本章的私设如下: 
-史雷的母亲瑟莲设定参照了toz白峰漫画设定(虽然只有几格),并附加了大量个人猜测,漫画里的瑟莲几乎和史雷长得一模一样 
-终于粗略地补全了赫尔达夫和史雷的关系,而米宝与史雷相遇的故事会以番外的形式放出,等写完的话会补上链接 (写完了,耶! 番外一
-『闇神依』,大概就是暗神依的意思,尽量想按照游戏中的命名方式,但直接用水神依的话不太能凸显出史雷是反派的感觉,所以姑且用了日文里代表黑、夜晚的「闇」字。之后大概还会出现大量这种命名的吧orz
-关于史雷为什么不是导师还能进行神依的缘由会在下章进行详细介绍,虽然感觉有点欲盖弥彰了(其实真实最大原因是个人喜好问题 
 
*每章都能搞出300+的私设补充,如果说某天为什么会突然坑掉,那就是私设到自己都感觉不ok的羞耻地步了 
 
*下章大概可以写到神依罗泽大战神依史雷了(其实并不会打起来  


  

*想要toz或者史雷的粮啊,各位太太们请!想要史雷的同好!!OrZ

卧槽卧槽卧槽!!!
我最喜欢的乙女轻小说要动画化了????
激推啊啊啊啊!!!
女主卡塔丽娜攻略界的英雄豪杰,能把乙女小说搞成温情向的女人
加上fgo和torays动画化,幸福的明年www
话说及时考虑一下把反派千金就该饲养魔王给动画化了?那本的女主也实在是太酷了

我爆哭
torays各种意义上的满足心愿
贝姐和史雷一起作战了
艾德娜和艾森终于同框了
一发十连下去出史雷了
(持续性爆哭

#终炽72话剧透瞩目


诸君啊!超越血缘的情谊是什么?

是爱情啊!!!

滤镜式官方盖章x∞

害羞的米迦是第二次出现了wwww

小优怎么那么可爱啊♪

不过结合小优上回的台词,不详的预感x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