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

杂食博爱,安吹与优吹担当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中毒中,但极度咸鱼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雷安】骑士不死于徒手,但死于恋爱

 

1.

 
“为什么现在的人都不谈恋爱了啊?!” 
 
“恋爱啊,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两个人在经历各种困难、各种险境之后被对方吸引,然后告白、携手步进婚姻的殿堂,你浓我浓,再然后▇▇!▇▇!” 
 
“明明凹凸大赛这种随时面对生离死别,看起来就是有什么大阴谋,到处都是帅哥美女的地方不是最适合萌发恋情的种子,最适合谈恋爱了吗?!为什么现在的参赛者就是不明白呢?!快点去给我谈一场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恋爱啊!!” 
 
“这位小姐,在下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是安迷修真的完全搞不懂面前这位挥舞着双手,嘴中唸唸有词的小姐在说些什么,“凹凸大赛不是各位参赛者互相竞争、实现理想的地方吗?在下不是很明白凹凸大赛和谈恋爱有什么关系。” 
 
“这么说吧,你中了我的原力技能,在日落之前小时内不向喜欢的人告白,你就会被烧死。” 
 
“啊..?” 
 
“在日落之前不向喜欢的人告白,你就会被烧死。” 
 
“不是...在下没有听说过能让人强制告白的技能,更何况在下也没有喜欢的人啊。” 
 
“你没听说过吗?『凹凸大赛是有无限可能性的』,隔壁小○雄的个性才叫做突破想象力的极限,强制告白不算什么的了。既然我的元力技能能对你生效,就证明你一定有喜欢的人。” 
 
加油吧,少年!“快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 
 
于是乎,安迷修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开始了。 
 
2. 
 
“艾比小姐?凯莉小姐?难道是安莉洁小姐?”安迷修连续想了好几个人的名字,然后一一否定,“不对啊,在下对所有小姐都只怀有尊重之情而已。” 
 
“那么到底是谁啊?难道是...恶党..不不不!在下怎么会突然想到恶党的脸。再说了在下喜欢的人一定是一位知书达礼、温柔可爱的小姐,怎么能是那种粗鄙无礼、任意妄为的恶党呢?” 
 
“白痴骑士,你骂谁呢?” 
 
按照墨菲定律,你最不想见到的人,绝对会出现在你面前。 
 
3. 
 
来者不善。 
 
“恶..恶党你怎么会在这里?”安迷修在脸上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暗中 
祈祷着雷狮没有听到自己刚才的自言自语。 
 
“你雷大爷喜欢去哪里,难道正义的骑士也有管吗?” 
 
“当然要管,在下是绝对不会让你有机会为非作歹的。”还好还好,他没听... 
 
“我倒是很好奇,你刚刚说你不会喜欢谁来..” 
 
“在下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说,如果恶党听力出了问题,我现在带你去看医生,然后你乘机改邪归正吧。” 
 
“安迷修你今天是在找打是吧?” 
 
“在下倒是不在意今天就将恶党讨伐掉。” 
 
4. 
 
噼里啪啦,妖精打架。 
 
 
当安迷修回过神时,太阳依旧开始离开东边,往西边移去了。 
 
想起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小姐和元力技能,安迷修的耳边开始响起了《凉凉》。 
 
5. 
 
人生总是充满了痛苦与艰辛,就好比你向喜欢的人只当你是好朋友;就好比你被飞龙骑脸,强迫被动地吃狗粮;就好比现在安迷修必须要在十分钟内向某人告白,但现在离他最近的只有一个叫做雷狮的恶党。 
 
如果人生有难度的话,安迷修现在大概处于super hard的地狱级别吧。 
 
 
6. 
 
啊,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呢?难道在下的人生就要结束了吗?安迷修感觉下了眼眶微湿,“雷狮,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听着。” 
 
“?” 
 
“在下喜欢你,在下对你怀有爱慕之情。”随着夕阳西下,强烈的灼热感湧上安迷修心头,心脏跳的越来越快“看吧,在下都说过我怎么可能会喜欢恶党。” 
 
师傅对不起,在下辜负了你的信任,如果有来世,在下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恩情的。 
 
7. 
 
“我说安迷修,你不会是那种被逼急了就会自爆的人吧?” 
 
“闭嘴吧你!”内心里的灼热感和狂躁的心跳丝毫没有减退,反而越演越烈,“在下都要被要死了。” 
 
“啊?我看是你傻了吧,你要死了?” 
 
“对呀,在太阳完全落下之后,在下要死了。在下中了『在日落之前不向喜欢的人告白,就会被烧死』的元力技能,但现在都已经日落了,在下还没有找到到底我喜欢的人是谁...!” 
 
“安迷修,你被骗了。” 
 
“在下知道你狗嘴吐不出...嗯?” 
 
“就算那群白痴创世神、七神使有多愚蠢,多无聊也好,怎么可能弄出这种垃圾元力技能。答案很明显,很明显你被骗了。” 
 
“但是在下确实感受到了灼烧感!况且可爱的小姐怎么可能会骗人!” 
 
“...我觉得凯莉要是听到你刚刚那句话,绝对会说「安迷修真是我见过最天真的孩子了。」” 
 
“至于你那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灼烧感,只有一种可能了——”雷狮走近安迷修,扯着安迷修的领带,强迫安迷修直视着他,“——你喜欢上我了。” 
 
“...!你在说什么,在下怎..怎么可能..!”完了,完了,如果是平时的安迷修绝对会推开雷狮,然后还他一剑的吧,但现在的安迷修只感觉到了快要被烧熟,足以杀死人的热感,和令人窒息的心跳。 
 
8.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堕入爱河了吧? 
 
9. 
 
后续?安迷修被曰了呀,还有什么其他可能性吗? 
 
10. 
 
骑士不死于徒手,不死于恶人的铁锤,不死于莫名其妙的元力技能,但死于恋爱,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没错那个骗安迷修的小姐姐就是我 
 
*六十分钟挑战,感觉好久没写恋爱喜剧了... 
 

*文章目录:【归档】

没有抢到酿可太太的特点,要死了

某种程度来说,史雷的设定完美符合了我对“啊,他怎么那么可爱,好想太阳他”的定义xddddd
对小麦色皮肤+黑/棕色头发+绿瞳+少年漫画主人公性格+武器是剑类+特殊配饰的男孩子完全没有抵抗力啊orz
回顾了一下墙头们,发现好像大多都是这种类型的小天使,例如小优、安迷修
喜好那么久以来都没有变化过,真的是太好了(不是

【焰钢】名前を呼ぶよ

*我流式重生梗

*时间线上是罗伊更东迁到东部司令部,爱德因为某件“事件”,以刚刚进行完人体炼成后的年龄和身体,来到他不曾存在过的世界

*文章目录:【归档】

三,所有的一切 必皆为然

时间静止了。

原本被鲜血沾污的金发,恢复了原本明亮的颜色,垂在了爱德华耳旁。医院的病服对于他来说,似乎过于宽大,松垮垮地搭在了他身上。他看见了一双金色的眼瞳,在折射着阳光,那是难以形容的耀眼。 

——原来是金色的吗? 

罗伊见过各式各样的眼睛,霍可艾中尉明锐的棕瞳、伊修巴尔人仇恨的红瞳,还有在亚美斯多利斯中大多数人拥有的黑色、蓝色双眼。

但他从未见过如此纯粹的金色。

应该说那是黄金般的双瞳吗?不,似乎还不足够形容那种耀眼,姑且称之为宛如朝阳一般的金色吧。

“你..是谁...?”爱德华的声音打破了罗伊的思绪,意识到了刚刚自己一直紧盯着别人的罗伊咳嗽了两声,试图缓解尴尬的场面。

“我是罗伊·马斯坦大佐,同时也是被赋予『焰』之称号的国家级炼金术师。”罗伊尽力在脸上露出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笑容,企图让自己看上去更为和善,“然后,那些炼成阵是你...!”

碰!

白色的柔软物体被粗暴地砸向了罗伊,正中了在他的脸上。

“抱..抱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非常..不爽...?”爱德华看向了自己仅存的左手,将手掌张开,又再度合上,不知所措的样子竟然有点可爱。

“不没什么,那些炼成阵是你画的吗?” 察觉到自己奇怪的想法,罗伊更加头疼了。

“『炼成阵』?如果是这个的话,是我画的。”爱德华扬起了手中未完成的图纸,露出自嘲的笑容,“我在试图把能回忆起的东西记下来,但能回忆起的也只有这些而已。”

能回忆起的只有炼金术?听见爱德华的话语,罗伊开始了沉思,符合他大佐名号的沉思。

这也太奇怪了,拥有不符合年龄的炼金术知识本来就是一件不合常理的事情,罗伊见过很多炼金术师穷极一生也只摸到了炼金术的门槛,更何况爱德华只是一个看起来只有是十二岁左右的孩子。

还有仿佛手脚突然消失的平滑伤口、大型炼成阵被发动的炼成光、被碾压与灼烧至面目全非的银制品、失去了除了炼金术以外的全部记忆,当把所有疑点串联在一起时,这似乎皆指向了某个答案,却又扑朔迷离。

“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国家级炼金术师考试?”这是罗伊目前能想到的最优解,如果爱德华能成为国家级炼金术师,那么大概可以以推荐人与监护人的身份,将爱德华划于自己的名下,表面上可以声称这是为了令自己的声望得到提升,同时也可以避免爱德华这种程度的天才走上歧路或者流入他人之手,杜绝他日后因此受到了“放走天才炼金术师”的指责与其他后患。

而且如果但是按照爱德华画出的炼成阵来看,透过考试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

“国家级炼金术师考试是什么?”

“额...抱歉,我没有考虑到你失去记忆的状况。”罗伊指了指爱德华手上的未完成的炼成阵。“国家级炼金术师是被国家认可的炼金术师,也就是在炼成阵上有极大研究造指的人们。”

“只要通过国家级炼金术师考试,就会被赋予与自己能力相符的称号,虽然有着诸多限制,但可以随意阅览特殊文献以及获得高额的研究费。”

“你不会想一直都处于这种状态吧?但是安装义肢所需要的费用,刚刚受重伤的你是不可能负担的,甚至如果你想找回失去的记忆,单单靠现在的你是无法做到的。所以利用现在仅存的知识通过考核,是最为高效获得经费的方法。”

“或者你可以慢慢工作存钱也行,不过你现在根本没可能进行正常的工作吧。”

“所以我的答案、选择不就是一开始被强制决定了吗?”爱德华不爽地咂了下嘴,“强制还在重伤未愈的人作出根本无法选择的单选题,你难道是混蛋至极的反角吗?”

“感谢夸奖。”

“切!”为什么这幕那么眼熟呢?但爱德华并没有将这疑问说出口。

*

“大总统阁下,真是罕见啊,您竟然会亲自观摩这次考核。”

“听说马斯坦在国家级炼金术师考试中亲自引荐了一个小孩?”大总统与身旁负责此次考核的部下交谈着,“真是令人感兴趣啊。”

“是,马斯坦大佐引荐的是一个名为爱德华·艾尔利克的十二岁孩子。”

“年龄比想象中还要小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人才辈出啊。”

“对...那孩子真是拥有令人恐惧的才华啊...”

看见欲言欲止的部下,大总统笑了笑,“哦?你不是负责了十届以上的考核了吗?爱德华·艾尔利克拥有的才华足以令你吃惊成这样了吗?”

“不...考核中的笔试里的试题都由资深的国家级炼金术师们负责,保密性也是绝佳,根本不会发生试题外泄的情况,今年的试题总体上也较往年的困难,但是...”部下从手中的资料中抽出标注着爱德华名字的那份,“但是爱德华·艾尔利克依旧拿下了几乎可以说是满分的分数,在历年的考核中几乎都不存在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炼金术师。”

“年仅十二岁就拥有这种程度的才华,却又出身不明,他真的不会是他国的间谍什么的谍报人员吗?大总统阁下!”

“不,爱德华·艾尔利克不会是什么间谍,”看着情绪逐渐激动的部下,大总统像是在感叹一样,叹了口气,“如果他真的有你所说的才华,比起从事间谍工作,在国内进行推进炼金术的工作,拉近与我国在炼金术上的距离、提升国力,才是对他正确的使用方法,把让那种程度的人才从事高危的间谍工作,是对他才能到浪费。”

“十分抱歉!请饶恕在下的愚见!”

“无碍,不过无论是怎么样的人,十二岁的孩子也好,八十岁的老人也好,只要能帮助军方,都让他们加入就好。”

“是!”

“到来呀,那么爱德华·艾尔利克究竟是传说级别的天才,还是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推开通往术试考场的大门,伫立在考场中心的是一个身材娇小、金发金瞳、身着红色风衣的少年,除了他以外的监考官们都向大总统敬礼以表达敬意,而少年则无丝毫要行动的样子。

“喂,快敬礼啊!”监考官之一对少年晃神产生了不满,提醒道。

“他是谁?”

“金·布拉德雷大总统阁下,这个国家与军方的最高领导人!你不会这都不知道吧。”

“哦哦唔,这样啊。”少年看起来似懂非懂的样子,点了点头,用手托起下巴时,右手发出了轻微的金属声。

“那个钢制的义肢...?”

“这个...是遭到了意外...”

“这样啊,无需太紧张,放松即可。画炼成阵的道具需要帮你准备吗?”

“我不需要那个,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吧...”面对大总统的善意,少年并没有作出太大的反应,只见他互击双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炼成光从他掌心发出,再将双掌覆于地面之上,随着他的举动,散发出的炼成光越来越强烈。

两米多的巨型盔甲拔地而出,盔甲拥有着令人惊叹的极高完成度,炼金术是将物体分解再重构的过程,但重构出来的物体也与炼金术师的能力、想象力、创造力息息相关,缺一不可,而能炼成如此精致的盔甲,想必少年拥有着极好的炼金术造指与天赋。

“真是了不起呀,期待结果报告出炉吧,爱德华·艾尔利克啊。”

*

考试已经结束了,那个嚣张的大叔也走了,混蛋大佐好像说是在门口等我来着的吧吧?爱德华拍了拍手上的灰,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走吧,阿...”迈出数步的爱德华突然产生了巨大的违和感,他望向身后,那副盔甲并没有跟在他后面。

盔甲是非生命体,没有人为操控的话,无法自行进行活动,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无论是无神论的炼金术士,还是诚恳的教徒。在话语脱口而出之时,爱德华就察觉到了异样,但是无论如何,至少在转身的那一瞬间,爱德都坚信着盔甲会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那仿佛是深入灵魂的习惯。

“到底是怎么了我?”爱德用手捂着了头,小声嘀咕道。


TBC

*时隔多年的第三章!希望有人还记得这篇文...


我永远喜欢尼禄!!!

各种意义上的太强了,第九集

【雷安】击落神明之日

*崩坏3.ver,没玩过游戏没关系,因为含大量私设,可以看作科技发达,世界会定期发生灾害的近未来AU

*总而言之,想找个理由疯狂地吹雷安,让他们边打架边谈恋爱

*文章目录:【归档】



“凯莉,这里是安迷修,报告任务情况。”
“着陆地点雷积云层过厚,目标不可见,能量反应超越20000HW,任务风险上升至S级。安迷修,你确定要继续执行任务吗?那家伙可是你的...”
“这是我的责任,凯莉。”
“好吧,任务继续。紫堂,关闭自动驾驶模式,进入手动模式,开启舱门。”
“成功进入定速续航轨道,气密舱解压完成,液压正常,任务报告完毕,等待着陆信号。”
“着陆准备就绪,”安迷修调整着耳麦,桥舰的舱门逐渐打开,风压吹起了他的头发,桥舰下是占据了整片天空的灰黑色雷云,雷云中不时出现狂暴的紫色雷电,“请求再次确认任务目标。”
“本次任务目标——彻底歼灭第三律者,雷之律者。”耳麦中传来凯利决断的声音。
“确认完毕,着陆开始。”
“倒计时10..9..8..”
在计时数至零时,安迷修握紧了腰间的双剑,纵身一跃。
“安迷修,你果然来杀我了。”
“彼此彼此,雷狮。”穿越云层,穿越雷电,安迷修听见了他曾经寻找已久的声音,“不,是第三律者!”




一,讨伐战

崩坏,周期性的自然灾害,普遍被认为是不可臆测的神之意志,但是从结果来看,一定会带来世界主宰物种的大量灭绝、文明的毁灭。而每一次被赋予了序号的崩坏,必定伴随着一名律者的诞生。
律者通常被赋予了某种强大的特殊能力,简单来说就是移动的人型灾厄制造器。
在已知的记录中,已有数次人类文明在崩坏中灭亡。但并不是所有时候人类都会选择坐以待毙,比如说在上个人类文明毁灭前,经历无数次失败,利用击败律者时获得的律者核心,制造的十三把对崩坏武器,『神之键』,再比如说在本次人类文明建立的对崩坏组织——天命。



一日前,天命总部

“在下反对 !”安迷修拍案而起,“就算雷狮成为了第三律者,但按勘察班发出目前发出的信号来看,雷狮仍保留自我意识,还有挽救的机会。”
“更何况雷狮是天命的S级战斗人员,稀少存世可以使用『神之键』的人才,根本无需对他下达歼灭令。”
“但他三年前就背叛了天命,并偷走了『神之键』不是吗?”丹尼尔带着往日温和的笑容,看着愤怒的安迷修,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安迷修都不曾感到丝毫的恐惧,但在那一瞬间,不寒而栗的感觉油然而生,“大主教已经下达了歼灭令,就算雷狮现在可以保持自我意识,但他下一秒就可能会被崩坏操控,引发下一次崩坏。”
“你和雷狮曾经是搭档,这么说有一些残忍,但歼灭任务必须由你来完成。你所持有的『神之键』——凝晶流焱能抑制、抵挡崩坏的侵蚀,只要在雷狮仍有自我意识时,及时对他进行歼灭,便能拯救无数人的生命。”
“安迷修,相信你还没有忘记你们被誉为『骑士』一族的使命,和你的誓言吧。”
“...”
“或者交予安莉洁来执行也可以,只不过...”
“只不过安莉洁会死。”安迷修握紧双拳。安莉洁是目前现存对崩坏控制能力最高者,但身为天命圣女,一直被当作吉祥物的她毫无战斗经验,第一次战斗便以强大的律者为敌人,毫无疑问得是自寻死路。
“...在下同意这次作战,但全权要由在下来负责。”漫长的沉默后安迷修开口了。
“可以,这种程度的权限我还是有的。”像是意料之中,丹尼尔对安迷修的回答并没有多少惊讶,不如说安迷修根本没有和天命谈判的筹码,“那么期待你的凯旋而归。”




狂暴的雷电毫不留情地向堕落中的安迷修袭来,安迷修从腰间拔出的双剑,驱使双剑产生的风移动,躲过了那道雷电。
他望向雷电的元凶,雷狮手持的『神之键』,雷神之锤。
雷神之锤,以其暴虐性和毁灭性闻名的『神之键』,以上个文明中第三律者的律者核心为动力,驱使足以摧毁一切的雷电之力。
然后,本应该用于对崩坏制作的武器,在现在再次回到了雷狮(第三律者)手中。
“嘶...”在安迷修晃神之际,雷电划破了他的右手,如果不是因为他及时反应,估计右手可能会化为焦炭。
“才几年没见,你已经弱成这样了吗?就这样还想讨伐我,安迷修?”
“恶党,你能这么说只能乘现在而已。”安迷修握紧了双剑,下一秒火焰与寒气充斥了双剑的剑身。
凝晶流焱,安迷修所持有的『神之键』。
由冰剑·凝晶与火剑·流焱组成,双剑中被分别镶嵌了第五与第六律者的律者核心。『神之键』拥有并驾驭律者的力量本就超乎寻常,但凝晶流焱却被赋予了两位律者的力量,冰之律者与炎之律者的能力互相抵制,使不可能成为了可能。
但这也使对持有者对崩坏的控制力与适应性有着变态般的要求,几乎没有人能完全同时驾驭这双剑,直至安迷修的出现。
对崩坏的上乘的控制力适应性,还有强大的意志力,使安迷修成为凝晶流焱的唯一使用者。而在安迷修手中,凝晶流焱不再是单纯的对火与冰元素操控,而是对战场的绝对掌控力。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看见天空被凝晶散发出的寒气笼罩,雷狮几乎都要发出嗤笑声了,“水这种东西,可是站在我这边的呀,安迷修!”
雷狮举起了雷神之锤,雷电瞬间攀附着寒气,四处漫溢,空气中发出啪滋啪滋的响声。
“即使过去了三年、成为了律者,你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啊。”雷狮身后传来了叹息声,安迷修不知何时移动到了雷狮身后,“明明成为了律者,不必再透过雷神之锤也能操控雷电了,但在战斗时,你还是下意识地使用了雷神之锤。”
“而我只需要这一瞬间空档就足够了。”安迷修从雷狮身后紧抱着他,解除了凝晶流焱的风场,失去了风场的安迷修连同雷狮一起向地面堕落,“抱歉了雷狮,跟我一起去英灵殿*吧。”
“投怀送抱?安迷修你在想什...!”被安迷修紧抱着,正当雷狮想要往常一般嘲讽自己的前搭档时,安迷修说出了他从未预料到的话语。
“凯莉,看见我发回的坐标了吗?用最大火力向那里开炮!”
看着从上方战舰炮口汇集的光芒,雷狮笑了,“你也挺能的呀,打不过我就强制限制我的行动,然后和我一起殉情吗?”
“...可能吧。”面对即将到来的结局(死亡),安迷修闭上了双眼。


...



...



...



预料到疼痛并没有袭来,堕落感也消失不见,安迷修睁开了双眼,发现他抱着雷狮平躺于某艘战舰的甲板上。
“战舰...?”
“安迷修你可以放开老子了吧?”雷狮从安迷修怀中挣脱、站起。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很明显吗?你雷大爷的船。”看着仍未能对现状作出理解的安迷修,雷狮整理着他凌乱的衣领,“不然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傻,在这里站了一天,还花了那么大力气制造了那么大片雷云?”
“...!”
“反光学探测,阿尔法防御立场,拥有超规格输出的三十门能量炮, 一发就可以把奈拉号给轰一下来的火力,我的战舰——羚羊号还不错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雷狮!”
“干什么?当然是诱拐你啊,”雷狮像安迷修记忆中的那人一般笑了,“打破你一直信以为然的真理什么的,不是很有趣吗?”
“安迷修,你想知道吗?将神明击落的方法。”

TBC

*英灵殿是英灵殿是北欧神话中接待死者亡灵的殿堂,一起去英灵殿意思就是一起去死(不是
*首段出舰描写参考至崩坏3开场cg,目前最喜欢的cg之一,战舰是美少女的梦想!xddd


【西莱】传说中的恶魔传说

*千年后西昂转生X恶魔莱纳,梗概戳这里 梗概

*ooc与大量私设瞩目

*文章目录:【归档】


三,寻求的是大地之尽

那是遥远的梦境。


紧握着的是不愿意放弃的手,眼前的是不愿忘却的那人,心怀着的是灼热的感情,诉说着的是难以隐藏的爱意。
“我爱你,莱纳。无关勇者与恶魔的诅咒,无论多少次轮回,我依然都会爱着你。”
得到的回答是喜极而泣的他。
“在这种情况下告白,西昂你不会是个笨蛋吧?”
“正是因为是在这种情况下,才会告白的吧?如果到死都没有说出口,才是真正的笨蛋。”
在充满绝望的绝境中,遍体鳞伤的两人相拥着、笑着,不被期待中诞生的存在与在期待中诞生的存在寻找到了彼此存在的理由。
没错,这并不是属于勇者的故事,也不是属于恶魔的故事,更不是被众神疯狂的剧本操控故事,这是属于人类抗争、愤怒、祈祷的故事,然后这也是有关爱的故事。
紧握着彼此的双手,属于他们的故事也迎来了终幕。
然后...


——梦醒了

“那是梦...?”在摇晃的马车中,西昂从睡梦中醒来,用手抚上脸颊,脸上残留着温暖的液体。
“哟,国王殿下醒来了吗?”他从声源望去,对上一对漆黑的双眼。那双眼瞳在传说中作为拥有凌驾任何神之眼力量的恶魔之眼,被所有人恐惧着,是属于恶魔的双瞳。
但在西昂眼中,那不过是一双看起来毫无斗志、属于普通人的双眼。
“龙特阁下叫我西昂就好了。”
“那你也叫我莱纳就可以了。”
他们现在在返回罗兰德的马车之上,即便已经确认莱纳会对罗兰德伸出援手,但西昂仍欠缺实感。
虽然现在才说太晚了,但在起初西昂对莱纳是否对现在的罗兰德伸出援手抱有怀疑。
那份报告书中确实洋溢着对“所有人都能幸福的世界”的希翼,但毕竟过了千年之久,莱纳对勇者的后裔是否仍保有温情仍是未知数,甚至史菲尔耶特民国曾经也是在传说中,恶魔王曾一度君临的国家。
“可以呀。”但结果出乎意料,莱纳轻而易举的答应了他的请求,“虽然不知道伯伊斯他们又在搞什么鬼,但如果是罗兰德的危机就没办法了吧?”
所谓太过轻而易举,反而欠缺实感吗?

“西昂...?”面对在自己面前深思的后辈,莱纳陷入了困惑,虽然一度被称为恶魔王,但说实话不过是没有权利的傀儡王,从没有行政经验的莱纳对国王的工作一窍不知。
现在罗兰德的王也是那么忙的吗?在路途上也要一本正经的思考工作。这么想着的莱纳,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轻而易举的答应反而太奇怪的自觉。
“不,没有什么。到达罗兰德还需要一段时间,莱纳累的话也可以先睡一觉。”

*

【史菲尔耶特民国、三王会议厅】

三王会议,史菲尔耶特民国最高的行政机关。
虽然被称为行政机关,但实际上是由掌握了军力的『女王』,管理国家内政府的『元首』,以及——代表了全体神之眼的『代理魔眼之王』组成的三人议会。
但正是这种互相制衡的议会制度,令史菲尔耶特民国的繁荣,从千年前延续至今。
在会议厅中没有摆放着常见的圆桌,取而代之的造型奇特的三角形会议桌,坐在各个边角的三人一言不发。
“喂,那个预言不会出错了吧?”不知过了多久,苍发的少女像是再以忍耐不了一般,率先打破沉默“『真正的魔眼之王的回归』?不会是看错了吧?”
“艾涅的预言是不会有错的,”黑发的神之眼持有者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时瞳孔中方赫然出现了朱红色的十字,“还是你在质疑身为未来眼持有者的她吗?”
“嘛,确实听起来千年之前的人物复活很扯,但是未来眼的预言从来没有
错也是事实。”从苍发少女与黑发神之眼持有者中调和的是一位看似只有十三、四岁少年,虽然年龄看起来作为执政者来说过于年幼,但在座没有人会轻视被称为『欺诈师』的他的能力。
“迪卢,现在神之眼们知道预言吗?”
“没有,我跟那个女人不一样,还有一定程度的常识,预言除了艾涅以外,只有我们知道。”
史菲尔耶特民国超过一成的国民为神之眼持有者,他们是组成了国家的中枢之一,万一被神之眼们知道了被视为他们神明的恶魔王在回归之时,选择了正在与民国交战的罗兰德,会造成的混乱程度难以估计。
“说到底为什么那位魔眼之王会选择罗兰德,而不是史菲尔耶特民国也是个疑问。”
“只能在传说中寻找答案了吗?”
会议厅再度陷入了沉默。

“伯伊斯大人,情报处的急讯!”茶发少女破门而入,打破了这份僵局。
“蕾伊露卡?情报处勘查到了什么?”名为蕾伊露卡的少女是伯伊斯的亲信,在史菲尔耶特民国的三王展开会议时,有着如非重事,不能随意进入会议厅,否则视为一定程度上的叛国罪的法律,而看少女急躁的表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足以令她冒着叛国的风险闯入。
“情报处的梦置眼看见了...”蕾伊露卡扶着门边大口喘着气,“被他们称为『魔眼之王的梦境』!”

TBC

*比较过渡性的一章,鸽了那么久希望还有人记得这篇文qvq
*后面就是完全放飞自我,含大量私设的后续了w



*感谢到现在还喜欢着西莱的各位



【雷安】跨越万千星辰(皇子幼雷X创世神安)

*皇子幼雷X创世神安

*梗概:在凹凸大赛结束,击败创世神后,为了让凹凸世界继续正常运行下去,安迷修接替了创世神的职位,并在千年后重新遇到雷狮
*充满了流水帐和ooc,仅仅是为了满足个人恶趣味

*文章目录:【归档】


『生命,本就是终将凋零之物』



年幼的三皇子沿着走廊奔跑,将厚重的披风与镶满宝石的皇冠随意地扔在了地上,距离皇宫的佣人们发现三皇子从祭典上失踪还有五分钟。
今天是雷皇星举献予创世神的祭典的日子。在遥远的传说中,现任的创世神与他的同伴击败了残酷的旧神,将这个世界从无尽奴役中解救了出来。无论愿意与否,雷皇星的人们,下至普通的平民,上至王公贵族都会投入在这场庆典之中,庆祝这独一无二的节日,而今日也是三皇子的诞辰。
——但是这与雷狮无关,他一向异于常人。
虽然已经感觉到能疲倦,但他却仍然在奔跑着,像是在追逐着什么。他从热闹的宴会场地奔向冷清的偏殿,从开满花蕾的花园奔向长满野草的荒地。
当野草足以没过他的膝盖时,雷狮便知道他到了目的地。
“哈..哈..”,在看到那人独自靠坐于废墟之上时,他松了一口气,“你果然在这里。”
那人身着过度繁杂的白色礼装、头上有着奇异的光圈、紫与绿的异色双瞳,棕色的头发显得凌乱,他带着笑容俯视着雷狮,雷狮讨厌这看似遥不可及的距离。
“怎么了?”
“和我打一场,我已经足够强了。”面对雷狮略微狂妄的发言,那人只是笑了笑,“和小孩子争斗不符合在下的骑士道。”
“切!白痴骑士,皇宫里的那群弱鸡已经没人能打赢我了。”




雷狮初次遇见这个怪人是在六年前,六岁的他为了逃避无聊的舞会,无意间来到了这个只有废墟的荒凉之地。雷皇星的皇宫就像在炫耀着自己的国力,无处不是奢侈的装饰品,散发着异香的花蕾,从其他星球千里迢迢运来的稀少植物,铺满大理石、撒上金箔的道路,但惟独此处不同。
这里只有不知何时就存在、在时间中化为腐朽的宫殿,曾经奢华的宫殿因长久未得修缮而残破不堪,墙面满是裂痕,这里没有任何人烟,只有遍地长至半人高的野草。
这里被称为『花园』,传说中被创世神怜爱并赐予祝福的土地。
但在雷狮的眼里,这不过是一片的荒地,他并不像大多数人一样虔诚,信奉那个所谓的创世神。
雷狮的祖辈们,曾经的雷皇星的皇族们,打过这片土地的主意,想要在这里建立新的行宫,却被一道神谕阻止了。那是被誉为绝对公正无私的创始神下达的第一道,也是唯一一道的神谕:“仅希望这里能保持原样”。
雷皇星的皇族们遵从了神谕,于是这里也成了雷皇宫中唯一被荒废的土地,唯一被称为禁地的花园。
在那时,那个被他称为白痴骑士的家伙也像现在一样,像座雕像一般靠坐于废墟上,阳光挥洒在他身上,为他的白衣镀上了光辉,而他像是在奠基着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察觉到了自己这个不速之客,那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里不是被称作禁地吗?”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这里不是被称作禁地吗?”模仿那个人的口气,雷狮反驳着。
“我不同...”那人像是想说什么,但在话语落下前,转而叹了口气,“...我姑且算是这里的守护者吧。”
“我可没有听说这里有什么鬼守护者。”
“哈哈,是这样吗?”那人挠了挠头。
之后彼此为何会出现在这禁地之中,也成了他们心照不宣,不再谈及的话题。




“你真的不会和我打吗?”雷狮的紫瞳中露chul狡猾,他像是无聊,像是刻意,将原力聚集在手中,形成了一个紫色的电光小球,“我肯定比你想象中强上数倍。”
“你已经能使用原力了?”看见那人略微出乎意料的表情,雷狮恶意地笑了。不同旧神,现今的创世神将原力的使用普及到了各个星球,虽然并不需要参加凹凸大赛便能获得能力,使原力的使用逐渐变的平常起来,但真真能运用原力的人,还只是少数。
“那你要和我打上一场吗?”
“十二岁就能控制原力了,了不起的天赋。”那人并不嗇惜夸奖,“但在下是绝对不会和你打的。”
“啧。”
“到是你,今天怎么那么执着于此?”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国家、这个星球了。”知道那人不会去告密,雷狮丝毫没有隐瞒的打算。
“...”而那人却鲜有地沉默了,许久后,当他再次开口时,声音颤抖,“...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追逐自由,去追逐那星海,去追逐我想要的一切。”
“你和他真像啊,明明在别人眼里是拥有了一切的天选之人,却要抛下这一切。”那人仿佛在雷狮身上,看见了某人的影子。
“我就是我,和你口中的人绝对不会是一样。”
“是吗?”
“倒是你,要和我一起来吗,这无聊的地方应该早就呆腻了吧?”
“抱歉,在下有不得不留在此地的理由。”
“那起码告诉未来的宇宙大海盗你的名字吧?”意料之中的拒绝,早就知道邀请也是徒劳的雷狮没有太惊讶。
“去参加凹凸大赛吧,等你赢了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哦?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为了知道一个怪人的名字,去参加那个什么鬼大赛?”
“至少我是那么期待的。”






『生命,本就是循环往复的巡礼』

神也会做梦吗?
以前的他一定无法回答,但如今的安迷修能确切的回答:会。
因为不沉醉于梦境中的话,精神迟早会因为孤独而析解、崩溃。
在接替创始神的责任后,花在他眼前盛开,然后又在一瞬间枯萎,行星的诞生与毁灭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认识的人在他面前老去、离去,而他没有任何改变。
在过于漫长的生命中,时间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
或许曾经的创世神陷入疯狂,正是因为这几乎永恒的孤独吧。
但他却又不能抛下这一切。这个世界的安稳是依靠曾经牺牲的同伴们换取的。他们向曾经的创世神举起了叛逆之剑,虽然各怀目的,但确实大家共同的目标都是击败神明,他无法允许自己践踏这份牺牲。
那是他至今都难以忘怀的记忆。
当雷皇星的皇族们打算在那人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建起新的宫殿时,安迷修才意识到,距离那充满绝望、却充满着希望的战斗已经过去百年之久了。
作为创世神的安迷修奉行着公正、不干涉后辈的戒条,因为他并不认为他有出手干预的权力,但唯独这次不同。
可能是出于对曾经友人的怀恋,可能是出于不愿意那人的痕迹完全消失, 可能是出于一时的任性,他阻止了宫殿的修建。
凹凸世界存在轮回转世,可是即使成分一样,变量(灵魂)也会截然不同,这是世界创立之初、连创世神也无法改变的规则。
但无论多么渺小也好,可能性仍然存在。
抱着微小的期待,渴望着万亿分之一的奇迹出现,每到那人消失的日子,安迷修便离开了创世神的神殿,终日静坐于那人曾经居所之上。在不知过去多少年日后,那个人再次出现了。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国家、这个星球了。

——终于...

“因为我要去追逐自由,去追逐那星海,去追逐我想要的一切。”

——连神明也渴求的奇迹出现了






【本届凹凸大赛胜利者   雷狮】

雷狮从容地向着神殿深处前进,对神殿里接近神域奢华不屑一顾。作为凹凸大赛胜利者的他,不再向小时候一般急躁,他知道他的目标就在不远处、不会逃走,而他将摘下属于胜利者的桂冠。
“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白痴骑士。”在经过及其漫长的步行后,他抵达了创世神的居所,他到达创世神的御座之处。
“安迷修,我的名字是安迷修。”当本应湮灭于传说中的名字被提起时,故事仿佛又回到了起点,安迷修笑了,但却不再是夹带着悲伤的笑容。
“安迷修吗?真是令人怀恋的名字。”
跨越万千星辰,他们终将再次相遇。


『然而这绝不是因为死亡而断绝的物语』

END

*【生命,本就是终将凋零之物。生命,本就是循环往复的巡礼。然而这绝不是因为死亡而断绝的物语。】
出自fgo罗曼医生在终章的对白,我永远喜欢医生

*非常流水帐的一篇!非常喜欢写正剧(因为很爽),但写的非常烂。这种“无论多久,我都会等待你的再次出现”是一直都很想写的梗,可惜文力依旧不足啊...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orz


#不知道算不算剧透

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

他真可爱! ​​​

天使!

这个月就不写观看感言了,太高能了

基友送的文件夹,想当年看fsn的初心最喜欢的是R姐啊
看完fgo moonlight lost room了,感觉全程都很莫名的压抑,特别是看到所长在美国与咕哒一起战斗和咕哒的自白
医生连个正脸都没有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