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

杂食博爱,优吹、莱纳吹与史雷吹担当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真好玩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不能理解的事,还是不要去勉强比较好♪

卧槽卧槽卧槽!!!
我最喜欢的乙女轻小说要动画化了????
激推啊啊啊啊!!!
女主卡塔丽娜攻略界的英雄豪杰,能把乙女小说搞成温情向的女人
加上fgo和torays动画化,幸福的明年www
话说及时考虑一下把反派千金就该饲养魔王给动画化了?那本的女主也实在是太酷了

我爆哭
torays各种意义上的满足心愿
贝姐和史雷一起作战了
艾德娜和艾森终于同框了
一发十连下去出史雷了
(持续性爆哭

#终炽72话剧透瞩目


诸君啊!超越血缘的情谊是什么?

是爱情啊!!!

滤镜式官方盖章x∞

害羞的米迦是第二次出现了wwww

小优怎么那么可爱啊♪

不过结合小优上回的台词,不详的预感x1

先要西莱和TOZ的同好!!!

想要吃粮

哪个太太可以投喂一下啊qwqqq(躺

你们月球人都是疯子吗???
从情人节小巧克力到月饼碰都没有碰到过orz

【全员向/米库史雷】Quench 消えた物(史雷反转ver)

*如果史雷是反派.ver
*纯属高度的自娱自乐,主视角目前会放在罗泽和艾丽莎身上
*为了减少剧情冲突,含有颇为多的私设,一般总结都会放在最后

*全员向,硬要说cp的话是竹马组的米库史雷

*文章目录:【归档】


三,始まりの真実 
 
“嗯?!” 
预感中的悲剧并没出现,倒在地上的并非莱娜,而是如同故事中描绘的怪物,那是罗泽所熟知的生物,“凭魔?!” 
“呼,只差一点就来不及了。”史雷将手中的仪式剑收回剑鞘之中。 
“等等史雷!你看得见天族和凭魔?!” 
“啊?我应该看不见吗...”史雷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之前不是一直都在一起进行遗迹探索吗?” 
“是这样啊...”罗泽的违和感稍微得到了解释,自己与艾丽莎因为已经一起旅行了许久,对莱娜他们的存在早已习以为常,但若是一般人看见空中燃气的火焰、突如其来的风以及与空无一物的地方聊着天的她绝对会产生疑惑吧,但史雷却能毫无芥蒂地全然接受了这一切的「异常」。 
能看见天族、熟知神器的存在、击退凭魔的剑技,还有那足以与龙匹敌的污秽...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史雷...” 
“罗泽!”德泽尔的呼唤将罗泽拉回了现实之中,“我知道你很在意,但是凭魔要来了。” 
像是以倒下的凭魔为信号,在罗泽陷入沉思间,大量的凭魔向罗泽他们所在之处涌进,罗泽拔出了藏于腰间的匕首,“偏偏在这个时候!” 
“虽然不知道能帮的了多少,但我也会帮忙的。”看着进入备战状态的众人,史雷用手抵着剑柄。 
“好弱这些凭魔,甚至连神依都没有用到。”众人并没有陷入苦战,战斗便结束了,罗泽反手收起手中的匕首,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某人,“不过到底是很弱,还是多亏了他的存在呢?” 
史雷的战法干净俐落,用没有开刃的仪式剑快速击倒凭魔,剥夺凭魔的抵抗能力,再将最后一击留给具有净化能力的罗泽。托他的福,凭魔很快便全部完成了净化,但这只会更加加重了罗泽对史雷真实身份的怀疑。 
且不论自幼受到身为前佣兵团团长养父训练的自己与以骑士为目标锻炼的艾丽莎,普通人真的可以独自练习至拥有能随意与凭魔战斗的身体能力吗?史雷所使用的剑法也并不像毫无规章的仅凭蛮力乱挥剑,更像是受到某人指导下的产物。 
“史雷,你的剑法是谁教你的呀?稍微有点好奇。” 
“是赫尔达夫。” 
“赫尔达夫?”新的名字从史雷口中出现,罗泽歪了歪头:这个名字的主人和那个米库里欧、史雷身上的污秽有什么联系吗? 
“嗯,虽然赫尔达夫是个狮子头,但是意外的是个好人。”史雷挥动着双手,在空中比划着什么,但由于过于抽象,让人完全无法想象赫尔达夫是个怎么样的人。 
“嘛,是个好人啊。那史雷你认为我们是怎么样的人?” 
“嗯..说实话和除了米库里欧的人一起旅行,我还是第一次。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罗泽会有那种奇怪的力量,”史雷歪了歪头,他口中「奇怪的力量」大概指的是罗泽净化凭魔的火焰吧,“但果然我还是喜欢罗泽你们。” 
“喜欢..?” 
“对,喜欢。和其他人一起进行探险这种事没想到还真是能做到啊。”有一瞬间落寞的表情浮现在了史雷脸上,但下一秒爽朗的笑容取代了那份落寞,那是洋溢着热情,与他身上的污秽截然相反的笑容,“真的非常开心啊,和罗泽你们的遗迹探险。” 
“史雷先生很开心吗?”看着那份笑容,苦涩感充满了艾丽莎的内心,她心中属于骑士的正直感正在敲问着她,而那份笑容并不像是虚假的之物,“其实我们...” 
“艾丽莎小姐...”莱娜走向了艾丽莎,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头,“请稍等一下,有一件事我必须要确认。” 
“嗯,我知道了。” 
“怎么了,艾丽莎?” 
“没有什么。” 
 

 
随即罗泽一行人继续想遗迹深处前进,但可惜的是除了那个空无一物的密室以外,遗迹就没有其他与导师传承有关联的物件了。 
“结果还是没有找到适合德泽尔的神器啊,虽然在看到那个密室的时候一击隐约猜到了。”罗泽回望着身后被彻底探索完毕的遗迹,叹了口气,如果那件弓形的神器是被人为取走的话,那么按常理来想也会把遗迹中其他的宝物也一并拿走,而罗泽等人此前的寻找也只是为了验证这个想法而已,“虽早有白跑一趟的心理准备,但知道结果时还是令人不愉快。” 
“没关系的,罗泽小姐!海兰德的遗迹还有很多,只要继续努力的话,肯定能找到的。” 
“艾丽莎你也真是乐观啊。” 
“我的优点大概只有乐观了吧。” 
“抱歉,”看着在打闹的罗泽与艾丽莎,史雷脸露歉意,“毕竟是我提议来这里探险的。” 
“不不不,没关系啦!本来加拉哈德遗迹也是我们预定要探索的遗迹。” 
“是吗?” 
悠闲的气氛仅仅是持续了数分钟,在下一瞬世界出现了异变—— 
——大气中瞬间充满污秽 
巨大的生物从空中降临,他咆哮着、掀起一阵飓风,他的羽翼遮盖天幕,他四周围绕着污秽,污秽由自他的身体而出,他的存在仿佛是所有污秽的总体,即为不详。那是由天族化作的怪物、灾厄的使徒、本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生物——龙。 
“罗泽小姐!”首先做出应对反应的是莱娜,她将手中的符纸抛向空中,符纸构成了火焰的术式,“准备撤退!无论如何,现在对付龙太勉强了。” 
“嗯!” 
在众人准备向后撤退时,只有一个人的反应截然相反,他走向了龙,去往了龙的身侧,像是见到了旧时的友人一般迎了上去。 
“米库里欧,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泽听到史雷在呼唤着那个在他口中时常被提及的名字,“史雷,你在说什么..?” 
“他是米库里欧,我之前说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像是在表达对史雷的亲呢,被史雷称为米库里欧的龙主动蹭了一下史雷正在抚摸他的掌心。 
“但他是龙哦..?” 
“米库里欧从最初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了。” 
罗泽终于明白了,史雷身上的那份污秽、违和感是从何而来的了。 
“史雷。”在常识中本被认为失去了自我意识,仅残余下了本能的龙突然发出了声音,他呼唤着史雷的名字,漆黑的光从龙身上浮现,笼罩着龙的身影,随着光逐渐散去,龙的体型亦在不停缩小,最后巨龙仅青年男子的大小。当光彻底消散以后,出现的是宛如人类一般的姿态,水色的长发被束起,与史雷身上同样以暗色为主的服饰,除了龙类独有的竖瞳与污秽以外,罗泽估计会以为「他」单纯地是与莱娜他们相同的存在。 
“赫尔达夫在找你。”龙化作的少年口中再次出现了那个名字,若是被史雷称为同伴的米库里欧是屹立于凭魔顶点中的龙,那么那个曾教导史雷剑术的赫尔达夫又会是何等的存在呢,罗泽的不安感越发严重。 
“然后,你为什么会和导师在一起?”米库里欧将目光向了罗泽一行人,他凭空召唤出了法杖,指向了罗泽一行人,“你应该知道导师是敌人的吧。” 
“但是罗泽她们是好人啊。” 
“史雷你一直以来对好人的评判标准太奇怪了。”属于龙的污秽领域布满了整片空间,那是令天族与导师都能感到不安的氛围,冰的长矛从他身后显现,射向了罗泽,“果然还是在没有成长前来之前,杀掉比较好吗?” 
“罗泽小姐!” 
“住手米库里欧,如果你不想激怒我主的话。”紫发的年幼少女天族从阴影中逐渐显现,她挥动手中的铅仗化解了米库里欧的天响术,“现在还不能杀掉导师,她们对我主还有利用的价值。” 
“你是马林顿那时的天族..!”罗泽认出了那个姿态,正是这个少女天族在她们完成对马林顿的净化后,出现于她们眼前,嗤笑着她们一切的努力都是无用功的,“难道赫尔达夫是...” 
“赫尔达夫乃是我主的名讳,你们是从何得知的?”少女天族望向了一旁眼神飘向了别处的史雷,内心很快便有了结论,“是你吗,史雷?” 
“嘛..一不小心就...” 
“算了,如果你们连自己真正的敌人都不知道的话却在拼命战斗,那便是天大的笑话了。”天族少女的口吻不符合年龄的毒辣,语气中尽是嘲讽,“不过所谓的导师真是愚蠢啊,连这个家伙的本性都没有察觉到。” 
观察到自身正处于不利一方的罗泽,正打算向身旁的艾丽莎示意寻找撤退的良机时,却发现艾丽莎拿出了长枪,她一步步走向了史雷的方向,用枪尖指着史雷,“那么,史雷先生曾说的与我们的旅行很开心也是伪装出来的吗?” 
“不。”被枪尖指的史雷丝毫未见他的动摇,他摇了摇头,“但是我有着必须要去做的事。” 
“不管是艾丽莎也好,还是罗泽也好,大家都是非常温柔的人,我喜欢着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要阻止赫尔达夫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赫尔达夫是救了我的人,如果连我也抛弃他的话,那就太可怜了。” 
“米库里欧!”被史雷呼唤着的米库里欧再次化为了龙姿态,史雷一跃而上,骑上了龙背,他俯视着罗泽一行人,笑容从他脸上绽放,“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吧。” 
那绝不是昔日的同伴将成为敌人时应出现的笑容。 
 
TBC
 
*本章的私设如下: 
-与原作不同的部分:马林顿的瘟疫情况那么严重有一部份原因是因为西蒙的干预,罗泽她们与西蒙有一面之缘,在马林顿的净化后,西蒙突然出现在她们眼前,然后狠狠的嘲笑了罗泽她们(本来是要写的部分,但那样就太长了,所以在这里补充一下 
-米库里欧与史雷之间不是正统的陪神契约,所以米库里欧无法回到史雷体内 
-如果导师的史雷是秩序·善良的话,在本篇的私设里大概就是混沌·善良了,由「行正确的事」变成了「行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无论是对罗泽她们的友好,还是对赫尔达夫的纣以为虐也好,史雷的所作所为都是丝毫没有欺骗成分,仅仅是因为想要去做而已,简单来说就是善恶观念极其薄弱而矛盾,但正是因为这份矛盾才能接受米库里欧的污秽(大概就是这样的设定 
 
*关于米宝为什么会是龙,史雷和米宝之间的故事不知道正篇里能不能提及,如果实在加不进去的话会以番外的形式放出来的 
 


#占tag删

大概在半年多以前,澄澄太太说过想要做凹凸的吧唧,当时开玩笑地跟她说想要雷狮和安迷修的,结果在我完全忘记这件事的半年后,突然收到了澄澄太太的挂件,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躺xxx

至于为什么是打雷安tag则存属于私心了(对是私心

【全员向/米库史雷】Quench 消えた物(史雷反转ver)

 *如果史雷是反派.ver
*纯属高度的自娱自乐,主视角目前会放在罗泽和艾丽莎身上
*为了减少剧情冲突,含有颇为多的私设,一般总结都会放在最后

*全员向,硬要说cp的话是竹马组的米库史雷

*文章目录:【归档】


二,圣き静寂の中

“喂,公主殿下醒醒!”第二日的黎明如期而至,在街道刚被拂晓照耀时,罗泽推搡着仍在睡梦中的艾丽莎,企图唤醒她,“要出发了。”
“唔...罗泽小姐,”艾丽莎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望向了床头的时钟,“离与史雷先生约定的时间还早吧?”
“正是如此有时间提前做准备啊。”
“?”
“我拜托了艾尔基他们监视史雷的行踪,结果只不过是普普通通地闲逛,普普通通地回旅馆消息,根本和普通的游客没有什么区别嘛。所以我想如果我们提早在喷泉广场埋伏着,或许可以抓到史雷的把柄什么的。”
“罗泽小姐,无论如何监视别人都是不正确的,这不符合骑士的守则。”
“我知道啦!只不过是担心而已,担心而已!如果史雷身上的污秽不过是偶然,但却因为污秽而引致麻烦,不是太可怜了吗?”
“那种程度怎么可能是偶然。”男性的声音加入了对话,漆黑的天族倚靠着墙壁,否定了罗泽的猜想。
“哟,德泽尔你也醒了啊。”
“如果是身为容器的你醒了的话,我和莱娜都能感觉得到。”
“没错,罗泽小姐。”
“大家都起来了,那么出发吧!”整理好行李与衣装,导师一行向约定之地进发。
“哎,骗人的吧?!”如果是按罗泽的原计划,她们应该会比史雷早上许多到达喷泉广场,并埋伏起来等待时机,但现实却是「目标」比她们更早抵达了。
“罗泽,你们来了。”史雷合上手上的《天异见闻录》,“真早啊。”
“不不不,史雷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哦。”
“因为一想到要探索遗迹,就有点兴奋过头了。”史雷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挠了挠脸颊,“所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在这里了。”
“根据《天异见闻录》的记载,加拉哈德遗迹在瑞迪雷克北方的巨大湖泊附近,走吗?”像是为了表达迫不及待地想要探索遗迹的心情,史雷满怀期待地看着罗泽,那是令人无法拒绝的眼神。
“..嗯!走吧。”跟随在领路的史雷身后,罗泽以仅能令四人听到的音量低语着,“这个人真是各种意义上的不好对付啊。”
“是啊...”

*

只要知道方向的话,遗迹的踪迹并不难寻。
曾经的圣殿如今被掩盖在了杂草之中,古代地壳的变动导致一半以上的建筑埋入了泥土之中,缺乏后人的维护,使仅存于地表的岩壁布满了青苔,出现了裂痕,但即使破败成如此境地,仍在其中可见昔日的辉煌。
“这就是加拉哈德遗迹吗?”史雷抚摸着岩壁,自言自语着,“按照岩壁上的雕刻,是阿瓦隆的调律时期?不,还是...”
“史雷,你还会考古学吗?”
“嗯,但只不过是自学的程度而已。”
“艾丽莎呢?”
“很可惜的是,我对考古学并不精通。”
“这样啊...”从小在前佣兵团、现商会中长大的罗泽为了鉴定物品拥有着基础的考古学知识,但仅仅是基础而已,她无法如同史雷般单凭岩壁上的雕刻辨认出遗迹所属的时代,看着不断自言自语、翻阅书籍的史雷,罗泽的疑惑越发严重,在漫长的等待后,罗泽不禁问起,“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嗯,但还是无法立即下结论,如果这个时候米库里欧在就好了...”说到这里,史雷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不!不能什么事情都依赖米库里欧。”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座遗迹绝对是和导师有关的场所。”
“哦哦,那么Bingo了!”罗泽打了个响指,“没有白跑一趟,向遗迹内部出发吧!”
“嗯!”

*

遗迹的内部昏暗而潮湿,藤蔓与蛛网遍布,但在莱娜的火焰下,大部分畏光的生物因而都皆被驱散,一行人的行径才因此未收到阻碍。
“这就是遗迹探险吗?总感觉会有什么宝物的样子。”收到环境感染的罗泽情绪逐渐雀跃起来,脚步也变得轻盈,“神殿中的宝物可是探险的定番啊。”
“宝物吗?”被感染的不单只有罗泽,艾丽莎也同样如此,“如果有宝物的话,希望是能帮助德泽尔大人的东西。”
“切。”被帽檐遮盖着脸孔的德泽尔看似不屑,但身为容器的罗泽知道他并非像他表现的那样不在意。
德泽尔真是不擅长表达情绪啊...罗泽在心中默唸道。
“总感觉,这里很熟悉...”在此时,史雷突然自言自语着,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但可惜的是沉静于先前玩闹的罗泽并没有听见那微弱的话语。
“怎么了史雷?”在一行人不断向遗迹深处前进时,史雷突然停了下来,驻足在一块石碑前,凭借着火光,罗泽也随之观察起了那块石碑,“这个难道是古代文?但我们应该是无法解读的吧?”
“圣隶..导师...神器?”不同于罗泽,史雷像是在解读般,不断地重复着罗泽无法理解的词汇,但依照发音来看,隐约能猜测到史雷口中的乃是古代语之类的东西。
“原来如此吗?!”
“怎么了?知道了什么吗?”
“嗯!石碑上记载了神器的详情,这座遗迹可能真的会有导师留下的奥秘!”
“神器..!”捕捉到关键词的罗泽露出了笑容,这样的话或许德泽尔能使用的神器就在这里...等等!罗泽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说,史雷你...”
——“你是怎么知道『神器』这个概念的?”
“《天异见闻录》里有提到过。”
史雷给出了回答,他站立于阴影之处,罗泽无法看清他的神情究竟是如何,但在罗泽脑海中还是再次出现了违和感,却又无法确切地指出是哪里的不对,可若能找到产生违和感的原因,那便是最接近史雷身上怪异的污秽产生的答案了吧。
“污秽好严重,”随着越发深入遗迹,污秽便越是严重,甚至到了让人感到不适的地步了,罗泽皱了皱眉头,“莱娜、德泽尔你们没有关系吧?”
“没关系,只要身为容器的罗泽小姐还没有被污秽感染的话,我和德泽尔先生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但即使这样,这种程度的污秽还是令人不舒服啊。”德泽尔瞄了一眼在队伍前方的史雷,“但那个家伙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啊。嘛,虽然本来他就持有那种程度的污秽了。”
在经历约数十分钟的前进,罗泽一行人到达了遗迹中的某处密室之中,密室中央被放置了一个巨型的弓架,但可惜的是弓架上空无一物,像是早已被人取走了一般,弓架上积满了尘埃。
罗泽连忙跑到了弓架处,莱娜等人紧随着罗泽。看着空置的弓架。罗泽揉了揉眼睛,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骗人的吧,已经被人拿走了?”
“本来以为这次一定会到手的...”罗泽心中的失落难以掩饰,在史雷说出石碑上记载着有关神器的消息时,罗泽便燃起了希望,加上弓架被隆重其事地放置在了遗迹深处的密室之中,这里曾经保存着神器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罗泽小姐...”
“嘛,算了。反正和神器有关的遗迹肯定不只这一次处,扑空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
罗泽很快便振作起来了,只是她隐约再次感到了违和感,她向后望去,发现本应该对遗迹抱有极大兴趣的史雷仍呆站于密室门口处,他口中念念有辞,时常带着笑容的脸上,如今却流露出了悲伤。
“...原来是在这里吗?之前一直没有察觉到啊。”那是满溢怀恋的语气。
“史雷,怎么...”
变故在瞬间发生。
在罗泽的话语尚未说完时,史雷突然拔出了腰间那柄一直被放置于剑鞘的长剑,那准确来说并不是什么长剑,而是一柄没有开刃的、形状诡异的赤红仪式剑。
史雷挥刀向背对着他、毫无防备的莱娜砍去,这是所有人包括罗泽都始料未及的行动,那绝对是以人类之身无法达到的速度吧,从拔剑到突进到莱娜身后只花费短短一瞬。
“...莱娜!”
——剑光闪过

TBC


*本章的私设如下:
-虽然可能已经在史雷面前暴露了导师的身份,但为了防止史雷的警惕,罗泽对艾丽莎改变了称呼

*本来预计这章让米宝出场的,结果写的太嗨了(?),篇幅严重加长,预计半章完成的遗迹探险估计要持续到下一章了,因为加上后半节遗迹探险一章要多达5000+了,所以选择分割放送(不是


#终炽第七十一话剧透瞩目





同封面=结婚
一起进了同一间房间=婚房
结婚+婚房=啪了吧
总结完毕



不过感觉剧情的发展越来越不妙了
小优朝着坏掉的方向一路狂奔
但我还是好喜欢优啊orz

#图源见水印

#暴言瞩目

啊,你们几时结婚?
要不就是四舍五入就是啪过了
再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事后了
请帖几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