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_兔兔、别想、不填

【赞美米优!小优是我的天使!】
吃非常多的cp,主食米优
博爱党,大多数时候都吃all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例如海贼
fgo中毒中,但极度咸鱼
lei点多到炸,私心极其严重
一条大写的咸鱼,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还是个垃圾
我恨敏感词

堕机x5
听说要改舞娘和布秋卡的卡面了,虽然有圣晶石,但是我心心连连的泳装池...有点危险了....
我宁愿不要石头,也想要泳装活动啊qvq

【雷安】记一次夜间的谈话
*cp坚定不移雷安,没有雷卡
*非常短小的短打
*ooc瞩目,我流式的雷总
“大哥,”卡米尔在海盗团的众人熟睡之际,推开雷狮的房门。
“怎么了,卡米尔?”雷狮半倚靠在窗台上,将视线从夜空移开,望向了卡米尔,“再不睡你永远都长不高。”
被戳痛脚的卡米尔并没有反驳,他张开了嘴,想说一些什么,但又停了下来,再反复几次后,卡米尔像下定了决心一般,打破了这恒久的沉默,
“大哥是喜欢安迷修的吧?那个大赛第四。”
“哈哈哈哈哈哈,谁会喜欢那个傻/逼骑士啊?”雷狮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开始笑了起来,“卡米尔你是不是跟佩利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变蠢了吧?”
卡米尔一言不发地看着正在大笑的雷狮,由于出生卑微,他对人的情绪十分敏感,更何况他自幼受到雷狮的庇护,也许他比雷狮更了解他自己。无论是雷狮看似挑衅,实则关心的话语,还是名义上观察对手,实则暗地给那些找安迷修麻烦的人下绊子,他都看在眼里。
虽然可能连雷狮本人都不知道,但这一切都指向了一个答案——雷狮喜欢安迷修。
在卡米尔的注视下,雷狮开口道:
“好吧,我可能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傻/逼骑士了。”雷狮他向来随心所欲,百无禁忌,即使被卡米尔看穿他自己也没有在意过的事实,在短暂的思考后,他也会承认下来。
“不去告白吗?”
“就算明天我就要死了,我也不会和那个白/痴安迷修告白。”如果按卡米尔的形容,雷狮笑得像个反派。
雷狮并不蠢,相反如果雷狮蠢的可以,是爬不上凹凸大赛第三的位置,凹凸大赛并不是靠着实力就可以一路碾压过去,无论嘉德罗斯再怎么傲慢,也会评估对手的实力,无论安迷修多么执着于他那狗/屁骑士道也好,也会先提升自己的实力,雷狮也是一样。
“这可是凹凸大赛,胜者只有一个,那家伙既然选择参加凹凸大赛,就说明他也有不得不实现的愿望,仅仅是为了喜欢这种小事而停下脚步,可不是雷狮海盗团的作风。”
“那家伙也是这么想的吧,不符合他那什么狗/屁骑士道。”
卡米尔拉了一下自己的帽檐,把脸埋在了围巾中,看着雷狮又像对自己说的,又像在自言自语的话语,他想到:就因为是这样大哥才是大哥吧。
“卡米尔,还记得我们为什么要参加凹凸大赛吗?”
“嗯,”卡米尔点了点头,“『要把那个什么创世神拉下来痛扁一顿』。”
“没错,所以无论是什么阻碍,就算是白/痴安迷修也好,还是七神使、裁判长也好,我都会用雷神之锤把它碾碎。”
在那一刻,卡米尔在雷狮的眼中看见了星辰大海。
END




后续:
卡米尔:这就是你半夜不睡觉,吹冷风看星星装逼,表面不谈恋爱,实则疯狂秀恩爱的理由???




后续的后续:
卡米尔将雷狮的房门轻力关上,果然还是喜欢的吧,他暗自思忖到。





总括而言的后续:
第二天大赛第三的雷狮向他的死对头安迷修告白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凹凸大赛。
卡米尔:???
真·END

*感谢看到这里,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本职是个安吹

金光出现时,感觉这波奶光稳了,结果一看卡背,Ruler嗯....
现在卡池里好像只有贞德吧...
恭喜贞德小姐姐二宝,我想要奶光啊啊啊啊啊啊(哇的一声哭出来

#终炽漫画第六十话剧透慎
#自娱自乐的吐槽,自带cp滤镜
依旧高能满满的一话












小·优·他·怎·么·能·那·么·可·爱!!!
红莲爸爸专注瞎搞,最终惨遭吐槽,还不许小优学他瞎搞w
颜艺实在是太棒了,还有质疑他们关系到底好不好的筱娅小队
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克罗里的头,最近越来越喜欢克罗里了w
小优战斗的样子感觉好久没看到了,但是为什么盐优画的有点...奇怪...?
有种作战要完蛋的预感,然后暮人来救场...?
总之小优实在太戳我了,希望能看到更多战斗时的小优
还有米优不要发刀,玻璃渣也不要,糖糖糖!
(最近补完传勇传,对镜爹不信任的眼神)

【西莱】传说中的恶魔传说

*千年后西昂转生X恶魔莱纳,梗概戳这里 梗概

*『』里原文引入

*ooc与大量私设瞩目

*文章目录:【归档】

一,生命为存在而讴歌

『我讨厌人们死去,也讨厌杀人。我讨厌让别人哭,也讨厌让自己哭。无法选择的人生是怎样的呢?失去至亲,失去至爱又如何呢?谁也不希望这种事发生,不知为何世界却总笑着追求这种无意义的悲伤,却未想过勉强改变什么,可不改变又会很难过,也不想失去任何东西了。』

『虽然以前一直视而不见 ,但我也会直面过去。为了创造一个谁也不会失去任何东西的世界,姬法不会哭泣,让泰尔、汤尼和法露不会死,西昂也不会再自寻烦恼的世界,让大家只要开心地睡午觉就可以的世界』

不,他和西昂确实做到了。

他们打败了女神,甚至战胜了司祭,打破了世界每千年就要重置一次诅咒,打破了恶魔与勇者背负的诅咒。完美的,超级的,任谁都会惊讶的大成功。魔眼的持有者不会在被歧视、伤害,破坏了所有忘却的碎片,没有了战争,真正的意义上的大家只要开心地睡午觉就可以的世界,如果在天堂的老爸看到的话,也会夸奖他吧。

但是,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在昏暗、充满霉味的房间中,黑发的青年翻开了下一页书,打了个哈欠。

果然...让死者复生...是做不到的吗?

*

莱纳·龙特被死亡抛弃了,这是在他吞噬了“编织所有术式者”(路西尔)后,就注定的结局。

但是,西昂不同,西昂在最终战以后,不再会被勇者附身,不会再为诅咒痛苦,成为了普通的人类。

到最后依旧是怪物的,只有莱纳一人。

即使在西昂、菲利斯、姬法一个个离去后,莱纳也没有后悔,因为那什么?他和西昂的梦想实现了哦,罗兰德成为了能让任何人都获得幸福的国家,贤明的王者、完善的制度,那是西昂与他都梦寐以求的国家。

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即使再怎么孤独也好,再怎么寂寞也好,莱纳也从没后悔过,他当日所做下的抉择的。

西昂的后辈是个相当棒的国王,为平民着想,继续向“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的目标努力着,也会像西昂一样几天几夜都不睡,拼命工作着。

但那家伙始终不是西昂。

那种眼神莱纳很熟悉,应该说熟悉的要命。那是警戒的眼神、畏惧的眼神、恐惧的眼神,其中惟独没有亲近与善意。

这是当然的吧?

自己是怪物,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虽然从以前的厌恶,到后来的坦然接受,可直到现在为止,莱纳也无法说出“我是普通的人类”之类的话。

新任的罗兰德王没有经历过那段绝望而又充满希望的战斗,也只是普通的人类,没有肩负勇者的诅咒,西昂与他与其他的知情者们都没有打算将所有的内幕透露出去,即使现在魔眼的持有者不再会收到歧视,但他在战争中杀害了数十万,甚至百万人的所做所为是事实,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做任何辩解,那孩子会恐惧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

能接受“怪物”(自己)的人也不是随处可见,像西昂那样即温柔又愚蠢,会对怪物伸出手的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所以莱纳选择逃跑了,无论过了多少年,莱纳仿佛没有任何进展,选择了离开罗兰德,离开了他与西昂相遇、成长的地方。“不想再给其他人添麻烦了”与当年撒娇一般的理由一样,但是这次西昂和菲利斯不会再来找他了。

莱纳在遥远的某处建立了结界,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的结界,在那里进行着有关“死者复活”的研究,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了注定会失败,可除了这以外又有什么可以打发漫长的生命呢?就好像寂寞的恶魔曾经坚信过自己的存在是为了迎接某人的到来一样,只要依旧存在一日,便需要着能支持自己的梦想,哪怕那仅仅是无法实现的空想。

虽然莱纳是像为了逃避现实一样地离开了罗兰德,但想要建立“午睡王国”的初衷仍未改变,所以莱纳留下了“钥匙”。那是唯一通往结界的唯一方法,如果罗兰德遇到了不可跨越的麻烦,就来找自己吧,莱纳留下了这样的语句,便前往了空无一人的结界。

就这样过去了很久很久,结界、甚至莱纳本身都脱离了时间。

在又一次试验失败后,莱纳叹了口气,“又失败了,这是第几次了?”

自己的父亲,龙拉·龙特,虽然使用过类似死者复生的魔法复活了神之眼的首领艾涅,但那是例外,不会再被重现的例外,龙拉经过无数计算、深思后,结合种种特殊因素的特殊例子。

“如果只要牺牲生命,就可以复活西昂、菲利斯他们,我早就这么做了,”莱纳躺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但是那样的话只能复活一个人。”

“再说这么干的话,在西昂他们复活了以后,绝对会被骂死的,会被鞭尸也说不定。”他翻了翻身,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略为发黄的照片,那是他与西昂、菲利斯唯一留下的合照,“糟了,时间太久了,连保存用的魔法也有点失效了吗?”

“为了留下这张相片相当麻烦啊。”莱纳将新的保存魔法刻入了相片中,这是在他们解决了所有关于女神、司祭那些麻烦事后,拍下的合照,莱纳从龙拉留下的书籍中了解了这种能截取影像的魔法,“适合的纸质材料也找了好几种,还有能把西昂那种工作狂拉出来的机会也很难找。”

“不过那真是非常让人怀恋的时光啊。”

就在这时,从未动过的结界发出了声响,那是结界松动的声音。

有人进来了...?莱纳起初是不可置信,在用眼睛解读一次结界后,发现确实是他所留下的“钥匙”的痕迹。

在莱纳试图站起来的时候,堆至屋顶书全部倒在了地上,写满各式法阵的纸张飞舞着,扬起了大量灰尘,“咳咳咳!话说我从来没有捡过房间吧?”莱纳自言自语道,向通往外界的门走去。

房门不曾打开过,门柄上满是灰尘,链接处也出现了锈迹,拉开也需要用一番力气。

在拉开房门的那一刻,刺眼的阳光照亮了昏暗的房间,“啊啊啊,好刺眼!眼睛要瞎了!要瞎了!”莱纳夸张地用手遮着眼睛,这时不远的前方传来了轻笑声,也许是错觉,那是莱纳一直追寻的声音。

“喂喂喂,有什么好笑的...”莱纳放下了遮着眼睛的手,在抱怨的话语要脱口而出时,他看见了那个人的面容,编成长辫的银色头发,金色的双眼,那是令人无比熟悉的、无比怀恋的面容。

“骗..骗人的吧...?”不会又是雷姆鲁斯变的之类的吧?但雷姆鲁斯应该在那时已经死透了才对...

看见自己惊讶的表情,面前与西昂相仿的那人停止了笑声,流出疑惑的表情,与自己对视着。

在一阵沉默后,那人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向自己走来,连直视自己的眼神也是他熟知的那人的眼神,他说道:

“我乃西昂·龙特·阿斯塔尔,勇者西昂·阿斯塔尔的后代。希望您能对罗兰德伸出援手,莱纳·龙特阁下。”他向自己伸出了手,就和很久以前,在一切即将开始时,在夕阳下,他们许下誓言时一样。

新传说再次启幕,缠绕着勇者与恶魔的诅咒(爱)依旧在延续着。

TBC

*对于我来说莱纳的那份报告书相当定情信物一般的存在,镜爹也用过几次,所以不要脸的拿来做引子了qvq

*西昂并没有结婚啊,生子啊什么的请放心,那位西昂后的王是透过类似选拔、领养的方式诞生的,因为文里不太好放进去这段舍得qaq

*大概两到三章完结的样子,下一章大概讲讲千年后西昂的视角下,与莱纳相遇的故事,大概就是这样

*感谢能看到这里


【all叶】听说嘉世掌门叛逃了

*一个关于谣言有多厉害的脑洞

*画风极度清奇,突然抽风的修真梗

*各种意义上的ooc瞩目

*重发,之前的被lof和谐掉了,上星期第二次了...

*文章目录:【归档】

兴欣客栈虽然不建在闹市之中,地段较为偏远,但胜在前方不到十里便是修真门派中楚翘,嘉世的山门。虽然嘉世近年颇有越渐哀落的样子,可其底蕴依旧是普通修真门派无法比拟的,所以每当嘉世招揽新弟子的时候,兴欣客栈总会有大量的想要碰碰运气的人入住。

“喂,三位道友,你们可听说嘉世掌门,传说中的元婴修士——叶秋叛逃了。”在兴欣客栈中,一位酒客在微醺之际,与同桌的二人搭起话来。

“啊?有这种事?这不会只是你道听途说吧?”

“对,此事千真万确!你可知到同为修真豪门的蓝雨?他们的掌门喻文州虽内力不强,但极其有心计,擅长巫蛊之术。听说喻文州爱慕叶秋许久而不得,于是他心生一计,对叶秋下蛊。只要叶秋离开蓝雨的地界后,蛊毒就会发作,会有万虫噬心之痛。早年叶秋内力尚高,能与蛊毒抗衡,”

“但近年内叶秋内力哀退,在疼痛难忍之际,选择了叛离嘉世,投奔蓝雨。”

那人说到兴奋之际时,突然背后发出了哐铛一声,角落那桌的看似落魄的男子,将手中的酒壶摔在了地上,男子微笑致歉。众人只当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继续着他们的话题。

“狗屁!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同桌的一人怒斥到,“叶秋叛逃嘉世是为情所困。传闻叶秋没有成为嘉世掌门时,在某次历练中遭遇偷袭,被当时尚处凡夫俗子的微草堂堂主——王杰希所救。”

“微草堂以医术闻名于修真界,对不止是对仙草,对各种普通草药的提炼也出神入化。叶秋在治疗的途中,和王堂主日久生情,但因为两人一为修真者一为凡人,无论是寿命还是前路都千差万别,于是在复原之际,留下一封信便不辞而别。叶秋近年内的内力哀退,就是与此的心魔有关。”

“虽知王堂主对叶秋爱慕如此之深,凭着对各种奇术的天赋,成为了微草堂堂主。而叶秋当年在信中写道一旦二人之间的身份差异消失之时,便是成婚之日,叶秋叛逃嘉世就是为了付行这个婚约。“

“顺带一提的是,王堂主好像叫他的那些奇术“魔法”...”

突然兴欣客栈的门被粗鲁的推开,一群身上的服饰,一眼便知是名门的人闯进了客栈。他们拿着手中的画像到处张望,坐角落里的男子拿紧了头上用来掩饰面容的斗帽。

“你看他们的衣服,就连那些边角料都是我们这些散修望尘莫及的。”其中的一个人指向闯进客栈的人,“他们袖上的暗纹,是叶氏的标志啊。”

“叶氏?可是那叶氏?”

“能叫叶氏的也就那一氏族了。传闻叶氏除去修真世族的名头外,也和当今皇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二姑的女婿的朋友的女儿曾在那叶氏做过侍女,当今叶氏的继承人,下任家主可不只是恰好与叶秋同名同姓,按她所说当年叶氏主母诞下的是一对双胞胎。”

“虽然不知道为何叶氏的继承人之一会离开那种大族,但名门望族的隐秘不就那几样吗?依我之见要么是兄弟阋墙,要么就是这兄弟俩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一定要隐藏的秘闻。”那人望着那群不速之客离去的背影,继续讲道。“但如果是兄弟阋墙,那会花那么多人力,还一定要求要活人呢?那么绝对是第二个可能了。”

“我推测,一定是兄弟舌乚(请忽视这个防和谐的括号)亻仑,要不然为何叶秋身旁明明有苏沐橙那样的绝世美人,却一直以兄妹相称,怎么想都不可能,加上你们先前所说,叶秋一定是有龙阳之癖。而最近大多能预感到那叶氏的家主之位要易主了,配合上最近才开始大规模对叶秋的搜索,这显然就是兄弟二人互相爱慕,但因为各种压力被迫分离,一人漂泊凡世,一人在氏族中发展势力,最终克制不住相思之情,在快获得家主之位,手握重权时寻找另一人。”

“也不知道这么多传闻,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啊。”

“如果都是真的,那么叶秋的桃花债真多啊,也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可怜了。”

“哈哈哈哈!来喝酒喝酒!”

“喝酒喝酒!”

这时一直坐在角落的那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提起了手中那把怪异的银伞,起身离开了兴欣客栈。在斗篷下的,正是嘉世的前任掌门、叶氏正在寻找的人,叶秋,虽然现在应该是叶修了。

去你妈的桃花债,一个二个都不看嘉世的告示吗?

END

又被封号了...?

【西莱】传说中的恶魔传说(脑洞,千年后paro)

*千年后西昂转生X“恶魔”莱纳
*ooc瞩目
*私设极其严重的又一次记梗
*自己爽,最重要w
大概发生在最终战以后,西昂和莱纳成功战胜了司祭和女神,西昂也不用再被勇者附身,不用再忍受诅咒的痛苦。
但这不是结局,因为莱纳吞噬了“编织所有术式者”,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恶魔,所以并不会衰老、死亡。莱纳看着西昂、菲利斯、姬法等曾经认识的人一个个死亡,本来想继续呆在罗兰德,守护这个令他们相遇的国家,但逐渐发现虽然魔眼的持有者不会受到伤害、歧视,可是因为自己拥有像怪物一样的力量,比起尊敬,他人的态度更像是恐惧。
因为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所以莱纳决定离开罗兰德,逃到了遥远的南方建立了只有他一个人的结界。虽然如此,莱纳还是想要继续守护罗兰德,所以他留下了“钥匙”,希望在日后罗兰德遇到危机时,来寻求他的帮助。在其后的日子里,莱纳潜心研究有关于能让死者复活的魔法,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后,一直封闭的结界突然被打开,莱纳推开了不曾推开的门时,看到了令人熟悉的、无比怀恋的面容。
“我乃西昂·龙特·阿斯塔尔,勇者西昂·阿斯塔尔的后代。希望您能对罗兰德伸出援手,莱纳·龙特阁下。”他向自己伸出了手,就和很久以前,在夕阳下,他们许下誓言时一样。
新的传说开始了。
END
*发出去了吗...?突然被封号...

*之所以西昂的姓氏里会有莱纳的姓氏,是因为追加了“千年前传说中勇者西昂为了纪念自己的挚友,将挚友的姓氏并入了自己的姓氏”的设定,但至于真实原因,请自行想象w

#剧透慎#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怎么能那么可爱!!
小优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他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
请告诉他我爱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米优我还可以战一百年!!!

【米优】死亡乃明日希望(一方死亡)

*寿命论有,角色死亡有

*ooc瞩目

*标题来自fgo桑松小天使的宝具

*文章目录:【归档】

小优死了。

他的小优死了。

他一直深爱着百夜优一郎死了。

百夜优一郎葬礼的那日下着雨,身为人类英雄的他,得到了厚葬。“我们的英雄离我们而去了,但是我们打败了吸血鬼,夺回了我们的领土,他的愿望得以实现,所有英雄的牺牲都是值得的。”沉长的哀悼词被台上的主礼官诉说着。

“不,”米迦尔在心中反驳到,“小优至始至终的愿望是和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在主礼官宣布葬礼结束后,拥挤的人群一涌而散,留在原地只有区区两人。

“谁都想不到优桑会那么早就离开,”柊筱娅站在米迦尔旁边,与他一同注视着那块石碑,“也没有人想过使用鬼咒武器,会带来什么别的代价。”

柊筱娅将手举至眼前,本来少女粉色的指甲已经变成了病态的乌青色,她想试着像往日一样,用着轻浮和自嘲的口吻,却发现再也笑不出来了,“会被夺走生命力什么的,实在是太科幻了吧。”

“先是是小三,君月桑,与一桑的战死,最后是优桑,柊筱娅小队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米迦尔看着眼前接近崩溃少女的自言自语,一言不发。

小优是在痛苦中死去的。

米迦尔发现那件事是在人类战胜吸血鬼后的初春,一开始只是一场普通的感冒,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事情的严重性,战后重建的工作几乎占据了所有人的神经,但是事情在三天后正式发生了改变。

先是从肺部开始,然后是心脏,像是感染了病毒一样,身体上的器官一个接着一个衰弱,本来还经常抱怨着感冒几时才回康复的小优,不时开始陷入了沉睡之中。

使用鬼咒的代价是生命,使用“终结的炽天使”的代价是生命。

根本不可能存在不需要代价就能拥有的力量,那种力量想想就觉得可疑。

然后,小优的故事迎来了结局,他的小优离开了他。

克鲁鲁也没有活下来,身为第三始祖与桑古奈姆曾经的女王的她,是为了建立新的秩序必须牺牲的人。在处刑前的一天,她独自一人坐在那严密的监牢中,像是往日坐在王座上的姿态。

“啊,米迦你来了。”见到米迦尔的来临,克鲁鲁像有些意外,露出了笑容,“没想到你会来呢。”

“克鲁鲁,你...”

“我会有怎么样的结局,早就能猜到了。”克鲁鲁打断了米迦尔,她挥了挥手,用右手撑着头作假寢状,“有时候死亡才是明日的希望,值得期待的事情。”

“嘛,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漫长的生命根本毫无意思,虽然让你变成吸血鬼的罪魁祸首是我。”

然后,在竖日克鲁鲁坦然地面对死亡,米迦尔成为了世界最后的吸血鬼。

在那以后过了很久很久,直至花开了无数次,直至四季轮换过无数次,直至所有米迦尔认识的人一个个离去,直至小优的墓志铭上长满青苔,直至小优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全部被抹去,米迦尔依旧没有能找到能像小优一样的人,找到像小优一样即温柔又愚蠢的人,能拯救他的人。

记忆渐渐在时间中流逝,小优他们的故事也慢慢成为了真伪不明的传说,但是无论如何米迦尔都不会忘记,在孤儿院中与小优牵上手的那一刻,以及小优温暖的笑颜,那是拯救了他的一切,构成了他的一切,亦是现在他唯一能依存的一切。

米迦尔大概能理解克鲁鲁所说的话语,在孤独一人的、接近永恒的生命中,死亡或许才是最好的救赎,但在鬼咒武器依然成为了传说的时代,他连死亡都做不到。

在又一次长时间的旅行后,米迦尔回到了小优的墓碑前,墓碑上的文字因为时间的侵蚀,已经变成空白一片,米迦尔用手抚摸着那块唯一能代表小优存在过的墓碑。

“小优...”

“小优...”

“小优...”他听见自己渐渐变得颤抖的声音,最后声音变成了哭腔。早就成为了吸血鬼的他,应该早已丧失了感情,只留下了理性,但惟独回想起有关小优的回忆时,内心总会充满各式各样的感情,痛苦、悔恨、不甘,以及占最多的是爱意。

在茫然中,米迦尔看见了那令人熟悉的、无比怀恋的身影,他向自己伸出了手,“米迦你总算来了,好慢啊。”他抱怨到,就跟他们第一次在孤儿院相遇时的一样,只不过这次伸手的不是他,而是那人。

“啊...啊...小优...”他向那个方向伸出了手。

死亡乃明日希望。

END

*结局想表达的是米迦最终死去,在另一个世界与小优团聚,但也有可能是米迦看到的只不过是幻影,米迦到最后始终都是孤独一人的意思,但是文力贫弱没有表达出来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