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

杂食博爱,优吹、莱纳吹与史雷吹担当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真好玩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不能理解的事,还是不要去勉强比较好♪

【雷安】跨越万千星辰(皇子幼雷X创世神安)

*皇子幼雷X创世神安

*梗概:在凹凸大赛结束,击败创世神后,为了让凹凸世界继续正常运行下去,安迷修接替了创世神的职位,并在千年后重新遇到雷狮
*充满了流水帐和ooc,仅仅是为了满足个人恶趣味

*文章目录:【归档】


『生命,本就是终将凋零之物』



年幼的三皇子沿着走廊奔跑,将厚重的披风与镶满宝石的皇冠随意地扔在了地上,距离皇宫的佣人们发现三皇子从祭典上失踪还有五分钟。
今天是雷皇星举献予创世神的祭典的日子。在遥远的传说中,现任的创世神与他的同伴击败了残酷的旧神,将这个世界从无尽奴役中解救了出来。无论愿意与否,雷皇星的人们,下至普通的平民,上至王公贵族都会投入在这场庆典之中,庆祝这独一无二的节日,而今日也是三皇子的诞辰。
——但是这与雷狮无关,他一向异于常人。
虽然已经感觉到能疲倦,但他却仍然在奔跑着,像是在追逐着什么。他从热闹的宴会场地奔向冷清的偏殿,从开满花蕾的花园奔向长满野草的荒地。
当野草足以没过他的膝盖时,雷狮便知道他到了目的地。
“哈..哈..”,在看到那人独自靠坐于废墟之上时,他松了一口气,“你果然在这里。”
那人身着过度繁杂的白色礼装、头上有着奇异的光圈、紫与绿的异色双瞳,棕色的头发显得凌乱,他带着笑容俯视着雷狮,雷狮讨厌这看似遥不可及的距离。
“怎么了?”
“和我打一场,我已经足够强了。”面对雷狮略微狂妄的发言,那人只是笑了笑,“和小孩子争斗不符合在下的骑士道。”
“切!白痴骑士,皇宫里的那群弱鸡已经没人能打赢我了。”




雷狮初次遇见这个怪人是在六年前,六岁的他为了逃避无聊的舞会,无意间来到了这个只有废墟的荒凉之地。雷皇星的皇宫就像在炫耀着自己的国力,无处不是奢侈的装饰品,散发着异香的花蕾,从其他星球千里迢迢运来的稀少植物,铺满大理石、撒上金箔的道路,但惟独此处不同。
这里只有不知何时就存在、在时间中化为腐朽的宫殿,曾经奢华的宫殿因长久未得修缮而残破不堪,墙面满是裂痕,这里没有任何人烟,只有遍地长至半人高的野草。
这里被称为『花园』,传说中被创世神怜爱并赐予祝福的土地。
但在雷狮的眼里,这不过是一片的荒地,他并不像大多数人一样虔诚,信奉那个所谓的创世神。
雷狮的祖辈们,曾经的雷皇星的皇族们,打过这片土地的主意,想要在这里建立新的行宫,却被一道神谕阻止了。那是被誉为绝对公正无私的创始神下达的第一道,也是唯一一道的神谕:“仅希望这里能保持原样”。
雷皇星的皇族们遵从了神谕,于是这里也成了雷皇宫中唯一被荒废的土地,唯一被称为禁地的花园。
在那时,那个被他称为白痴骑士的家伙也像现在一样,像座雕像一般靠坐于废墟上,阳光挥洒在他身上,为他的白衣镀上了光辉,而他像是在奠基着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察觉到了自己这个不速之客,那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里不是被称作禁地吗?”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这里不是被称作禁地吗?”模仿那个人的口气,雷狮反驳着。
“我不同...”那人像是想说什么,但在话语落下前,转而叹了口气,“...我姑且算是这里的守护者吧。”
“我可没有听说这里有什么鬼守护者。”
“哈哈,是这样吗?”那人挠了挠头。
之后彼此为何会出现在这禁地之中,也成了他们心照不宣,不再谈及的话题。




“你真的不会和我打吗?”雷狮的紫瞳中露chul狡猾,他像是无聊,像是刻意,将原力聚集在手中,形成了一个紫色的电光小球,“我肯定比你想象中强上数倍。”
“你已经能使用原力了?”看见那人略微出乎意料的表情,雷狮恶意地笑了。不同旧神,现今的创世神将原力的使用普及到了各个星球,虽然并不需要参加凹凸大赛便能获得能力,使原力的使用逐渐变的平常起来,但真真能运用原力的人,还只是少数。
“那你要和我打上一场吗?”
“十二岁就能控制原力了,了不起的天赋。”那人并不嗇惜夸奖,“但在下是绝对不会和你打的。”
“啧。”
“到是你,今天怎么那么执着于此?”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国家、这个星球了。”知道那人不会去告密,雷狮丝毫没有隐瞒的打算。
“...”而那人却鲜有地沉默了,许久后,当他再次开口时,声音颤抖,“...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追逐自由,去追逐那星海,去追逐我想要的一切。”
“你和他真像啊,明明在别人眼里是拥有了一切的天选之人,却要抛下这一切。”那人仿佛在雷狮身上,看见了某人的影子。
“我就是我,和你口中的人绝对不会是一样。”
“是吗?”
“倒是你,要和我一起来吗,这无聊的地方应该早就呆腻了吧?”
“抱歉,在下有不得不留在此地的理由。”
“那起码告诉未来的宇宙大海盗你的名字吧?”意料之中的拒绝,早就知道邀请也是徒劳的雷狮没有太惊讶。
“去参加凹凸大赛吧,等你赢了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哦?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为了知道一个怪人的名字,去参加那个什么鬼大赛?”
“至少我是那么期待的。”






『生命,本就是循环往复的巡礼』

神也会做梦吗?
以前的他一定无法回答,但如今的安迷修能确切的回答:会。
因为不沉醉于梦境中的话,精神迟早会因为孤独而析解、崩溃。
在接替创始神的责任后,花在他眼前盛开,然后又在一瞬间枯萎,行星的诞生与毁灭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认识的人在他面前老去、离去,而他没有任何改变。
在过于漫长的生命中,时间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
或许曾经的创世神陷入疯狂,正是因为这几乎永恒的孤独吧。
但他却又不能抛下这一切。这个世界的安稳是依靠曾经牺牲的同伴们换取的。他们向曾经的创世神举起了叛逆之剑,虽然各怀目的,但确实大家共同的目标都是击败神明,他无法允许自己践踏这份牺牲。
那是他至今都难以忘怀的记忆。
当雷皇星的皇族们打算在那人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建起新的宫殿时,安迷修才意识到,距离那充满绝望、却充满着希望的战斗已经过去百年之久了。
作为创世神的安迷修奉行着公正、不干涉后辈的戒条,因为他并不认为他有出手干预的权力,但唯独这次不同。
可能是出于对曾经友人的怀恋,可能是出于不愿意那人的痕迹完全消失, 可能是出于一时的任性,他阻止了宫殿的修建。
凹凸世界存在轮回转世,可是即使成分一样,变量(灵魂)也会截然不同,这是世界创立之初、连创世神也无法改变的规则。
但无论多么渺小也好,可能性仍然存在。
抱着微小的期待,渴望着万亿分之一的奇迹出现,每到那人消失的日子,安迷修便离开了创世神的神殿,终日静坐于那人曾经居所之上。在不知过去多少年日后,那个人再次出现了。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国家、这个星球了。

——终于...

“因为我要去追逐自由,去追逐那星海,去追逐我想要的一切。”

——连神明也渴求的奇迹出现了






【本届凹凸大赛胜利者   雷狮】

雷狮从容地向着神殿深处前进,对神殿里接近神域奢华不屑一顾。作为凹凸大赛胜利者的他,不再向小时候一般急躁,他知道他的目标就在不远处、不会逃走,而他将摘下属于胜利者的桂冠。
“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白痴骑士。”在经过及其漫长的步行后,他抵达了创世神的居所,他到达创世神的御座之处。
“安迷修,我的名字是安迷修。”当本应湮灭于传说中的名字被提起时,故事仿佛又回到了起点,安迷修笑了,但却不再是夹带着悲伤的笑容。
“安迷修吗?真是令人怀恋的名字。”
跨越万千星辰,他们终将再次相遇。


『然而这绝不是因为死亡而断绝的物语』

END

*【生命,本就是终将凋零之物。生命,本就是循环往复的巡礼。然而这绝不是因为死亡而断绝的物语。】
出自fgo罗曼医生在终章的对白,我永远喜欢医生

*非常流水帐的一篇!非常喜欢写正剧(因为很爽),但写的非常烂。这种“无论多久,我都会等待你的再次出现”是一直都很想写的梗,可惜文力依旧不足啊...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orz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