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

杂食博爱,优吹、莱纳吹与安吹担当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真好玩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也许应该被推进焚化厂了♪

【米优】優ちゃん(身份交换paro)

*ooc瞩目
*出于好像舔吸血鬼小优而出现的脑洞
*大概就是本来就是歪了的米迦X被克鲁鲁养歪的小优
*发完就去看红白了,嗯
一,米迦尔的世界
所以说这个人为什么会被罚禁闭啊?
柊筱娅翻了翻手上的资料表示不解,百夜米迦尔这个人完全正常的要死,无论是女生的搭讪还是鞋柜里的情书都会好好地回应,也会礼貌地拒绝同学们的邀约,完全不像红莲中佐所说的“交流障碍儿童”啊。
“米迦尔桑,这次禁闭只要交到朋友就能结束了哦。”嗯,跟平常一样的任务啊,虽然感觉面前这个人可以马上就做到啊。
事实上米迦尔真的马上完成了,柊筱娅看了看在前面不断和米迦尔找共同话题的早乙女与一和偶尔会回答几句话的米迦尔,这一份友谊看来只有一方是真心的了。不给明明并不在意对方,却仍让对方认为自己是在意对方的实在太厉害。
难道红莲中佐是出于嫉妒才罚他禁闭的吗?看了看手上那份关于米迦尔的资料,柊筱娅认为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因为米迦尔的资料几乎是太完美了,语言及咒术学习上称得上天赋异禀,没有任何不服从命令的记录,军中对他的评价也是一面倒的好,就连对鬼咒的安定性也是出乎意料的高。
除了对杀吸血鬼有点过于热衷,对其他人比较冷漠以外,其他地方都是会在月鬼组的测试中拿很高的分数,红莲中佐竟然还没有让他进入月鬼组,真是奇怪啊。
唉,不过无论是出职责还是好奇心,都只能继续观察了。
“米迦尔君喜欢喝什么?可乐,还是咖啡?”与一问道旁边的米迦尔,好奇怪啊,米迦尔君明明是个温柔的人,可是完全不明白他在想一些什么。
“小优。。。”
“米迦尔君?”
“啊,没什么,什么饮料都无所谓。
*
米迦尔是被那个梦给惊醒的,那个关于他害死了所有孤儿院的孩子和小优的梦,四年前那地狱一样的场景,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在眼前,那被吸血鬼杀死的家人的惨景。在那个离吸血鬼世界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取代希望的为绝望。在白色的地板上有着灼目的鲜血,那是属于家人们的血。
“你都害死我们了,起码你自己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啊!“在他怀里的百夜优一郎的身体也越来越冰凉,他用他残存下的那只手推开了自己,曾经闪烁着光芒的眼眸满满变得涣散,被贯穿的身体不停的涌出温暖的血液。
“小优,对不起我害死了大家。。。”他抬起了他的手臂,上面满是血污,眼泪无法制止地留下,
“混蛋,快跑啊!明明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家人,一定要活下去啊!”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那大概是夜巡的吸血鬼吧,百夜优一郎再一次推开了自己,明明小优在生气的时候也会叫自己混蛋,明明小优是第一次叫自己家人,但是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
那时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逃走,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去,明明害死大家的是自己,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米迦尔桑竟然会在课堂上睡着了,真是罕见啊。”那个自称是军部监视官的灰紫发少女,手搭在了课桌上,以戏虐的口气问道,“还有小优是女朋友吗?”
“小优是家人。”她的名字是柊筱娅来着?统领整个帝鬼的柊家人竟然会做这种工作,真是奇怪啊。
“米迦尔桑的反应真是冷淡啊,”少女很失望地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应该回答:没错,那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友!”她站了起来如同戏剧表演一样的夸张语气。
“无聊。”米迦尔转头开始整理刚刚下课时做的笔记,眼里的意思不明。
小优吗?柊筱娅在嘴里咀嚼这名字,到底是哪个人可以令米迦尔桑即使在睡梦中也会想念呢?毕竟米迦尔桑可是一个冷漠至极的人啊,就像吸血鬼一样的冷漠吗?柊筱娅被她的想法震住了,“吸血鬼一样的冷漠,怎么可能嘛,米迦尔桑可是人类啊。”她独自低语。
不过真想见到那个叫小优的人,那个米迦尔桑口中的家人。
*
“小优小优小小优~♪”他踏着脚步来到了这里,靴子发出了嗒嗒嗒的声音,
“哎呀,果然又在这里呢,”四年前那个破灭之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残留下的血污,就像那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有的只有一个独自屹立在此的吸血鬼,费里德向他走了过去,“听说已经找到了哦,那位公主殿下你心爱的王子不出乎意料,在被肮脏的人类做着那个试验啊,那位百夜米迦尔君。。。”
“费里德·巴特利,你给我闭嘴,”正当费里德想拍上他的肩膀时,吸血鬼将手中的剑挥向了他,斗篷下的兜帽掉了下来,与白色制服相反的漆黑色头发飞舞着,碧绿色的眼眸里溢满了愤怒。
TBC

评论(20)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