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

杂食博爱,优吹、莱纳吹与安吹担当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真好玩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也许应该被推进焚化厂了♪

【维勇】为你献上的胜利(Fate梗)

*fate梗,我喜欢的一见钟情系w
*略黑的英灵维X随处可见的魔术师勇

*有bug请忽视掉它

*文章目录:【归档】

“勇利,你真的不需要吗?虽然不能召唤出一流的英灵,但是按照以往的记载来看,是个实用性不错的英灵。”切莱斯蒂诺苦恼地看着他的学生,胜生勇利。以往勇利都几乎对他的意见言从听计,他虽然一直都希望他的学生能够有主见,但是像现在这种不合时切的主见,有一点不像勇利的风格。
那可是圣杯大战啊,让勇利参战真的好吗?
“不,切莱斯蒂诺,我。。。”勇利低着头,将脸埋进围巾里,握紧了手中的盒子,再次拒绝了他的导师。
胜生勇利被圣杯选中了,他将代表时钟塔出战这次的圣杯大战。
这并不是众望所归,在看中世家传承的魔术师们眼里,他和普通的“贱民”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胜生家曾经也是魔术名门,但是自从胜生家的祖先们选择离开欧洲,扎根在日本的某个小镇长谷津后,失去了地脉的他们就彻底没落了。原本家传的刻印和魔术书已经彻底被后人遗忘了,直到自己之前,胜生家已经有四代以上的普通人了。
即使说魔术回路的质量,他也不是最为杰出的。虽然勇利拥有着庞大的魔术回路,但是他的魔术回路也极其不稳定,随时都可能会暴走。
无论是从那方面来说,勇利都不适合圣杯战争,特别是这次有着十四位从者和御主互相厮杀的圣杯大战。
也许胜生勇利会成为第一个牺牲者也说不定,时钟塔们的魔术师们都这么猜测到,特别是在他拒绝了时钟塔提供的圣遗物后。
圣遗物是历代英雄们曾经使用过,或者作为他们的象征而存在的物件,就像是亚瑟王的圆桌残块,亚历山大的披风的一角。如果用传说中的英雄的圣遗物作为召唤的媒介,召唤出来的英灵就会无比的强大,这已经是魔术师们的常识了。
胜生家已经没落了多年,自然也不可会拿出比时钟塔更好的圣遗物。
勇利自己也比谁都要清楚,但是他还是想要尝试一下。在切莱斯蒂诺走后,勇利抱膝蹲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将手中一直紧握着的盒子打开,在红色的天鹅绒上,是一颗六角雪花状水晶,只要用手触碰,就能感受到从水晶中冒出的寒意。
在勇利很小的时候,他曾亲眼见证过圣杯战争。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拾起原本早已被抛弃的魔术的原因。
在长谷津曾经发现过一条灵脉,那条灵脉也曾催生过出小圣杯。比起这次规模巨大的圣杯大战,在那次亚圣杯战争中,也仅仅只有五名御主。
在那个夜晚,年仅五岁的勇利被窗外的声音吵醒。明明是六月,但在勇利推开窗户的那一刻,寒风吹起了他的头发,
——然后他看见了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
淡蓝色的光芒从他手上窜出,然后化为冰的长矛,向他面前的一个手持弓箭的人袭去。他手持通透的长仗,长仗的顶端是六角的雪花,长仗的颜色像他的双眼一样碧蓝。不同于一般人的衣装,他身穿法师般的长袍,长袍的衣角、银色的头发都随着他与弓箭手战斗的身姿摇曳。
这一切都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也许那是勇利见过最美丽的人,虽然用“美丽”来形容一个男人并不合适,但是勇利在此刻,在他稀少的词汇中,感觉这是最贴切那个人的词语。
与此同时,那个人望向了还在呆滞中的勇利,他用食指抵上了嘴唇,闭上了一只眼,虽然相隔数条街道,但是勇利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
“要保密哦。”那个人是这么说道的。
接着那个人好像全力投入了与弓箭手的战斗中,他身后出现了数层法阵,法阵中凝聚了一股股蓝色的光芒,向弓箭手射去,空气中的温度好像瞬间下降。
没有任何意外,当冰矛贯穿了弓箭手时,弓箭手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那个人就像理所当然一样获得了胜利。
但是那个人没有离开,而是转身走向了勇利。他踏着屋顶跳跃,相隔数条街道的距离,在一瞬间被拉近。那个人站在了一楼伸延的屋顶上,用右手抵住了差点被勇利关上的窗户。
“没想到会被目击到,明明那个Archer好像已经用宝具张开了结界。”那个人满脸困惑地看着勇利,“我也不是那些会杀人灭口的从者,你的名字是什么?”
“勇...利,胜生勇利...”勇利向后退了两步,并非因恐惧什么的而紧张,只是能感觉到面前的人呼气的距离让他身为日本人的矜持感觉到了不妙。
“我是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用手指指着自己,似乎对勇利的表现产生了兴趣,他将半个身体探入了窗户里,本来被勇利拉开的距离,瞬间再次被拉近。
“虽然那个宝具等级有点低,但如果是仅仅是在无意之间能感受到本来被结界掩盖着的战斗,”维克托停顿了一下,伸出手抵住了勇利的左胸口,“说不定你有魔术的天赋哦,勇利。”
“作为被打扰了的补偿,送你一点礼物吧。”维克托在勇利呆滞之际,收回了右手,他低头吟唱着,手中溢满了蓝光,不出数秒一颗六角雪花状水晶在他的手上凝结。
“给,礼物哦。”维克托将雪花抛向了勇利,带着轻微上扬的语调。
勇利慌忙伸出手接着了雪花,又把雪花不停抛向了空中,再接着。
“放心,不会融化的。”看着勇利可爱的反应,维克托发出了轻笑声。
“Caster,走了!”楼下发出了粗旷的男声。谈话被迫打断,维克托露出了稍有不满的表情,然后向勇利挥了一下手,消失了。
勇利看着维克托消失的地方,再看向了那被称为“礼物”的雪花。
想再和他见面...
*
用新鲜的血液、水银、溶解的宝石等材料作为媒介,在地面上刻画上了召唤从者用的魔法阵,再将作为圣遗物的雪花搁置在魔法阵的中央。
听说身为红方的时钟塔,已经有人召唤出了Caster这个阶级了,按照阶级不会重复的规则,就算能召唤到维克托,维克托也不可能会以Caster的阶级出现了,已经毫无办法了吗...?
不,果然还是想看到以Caster阶级出现的维克托。
勇利握紧了拳头,将吟唱里的“红”改成“黑”是唯一的方法了,但这样的话,自己绝对会被当成背叛者的。
但还是想要召唤出维克托,自己捡起本来被胜生家抛弃的魔术,也正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么...
“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好,次数说对了,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
“为之奉献之色为黑。”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
“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
“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剑上。”
“若遵从圣杯之呼唤,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我吧。”
“在此发誓。”
“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我是成就世上一切恶行之人。”神啊,
“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请让我再次见到维克托吧...
以法阵的中心开始,涌现出大量的光芒,人形渐渐从法阵里构出,一如勇利小时候见到维克托的那天一样,明明处于绝不可能下雪的室内,却刮起了寒风。
成...功了吗...?在吟唱完成的那一瞬间,大量魔力被从勇利身上抽走,但眼前的场景,让勇利顾不得逐渐变的疲累的身躯。
*
“Caster,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顺应召唤前来...?”维克托被召唤出的那一刻,就看见了在不停抽泣着的御主,“才刚被召唤出来,就惹哭了御主吗?”
看着自己困惑的表情,面前的御主用袖子摸了一下眼泪,想要说一些什么,但反而哭的更加厉害了。
“要我亲你一下就好了吗?”维克托单膝跪在了他的御主的面前,牵起了御主的右手,并吻了上去,“御主啊,定以吾手为你献上胜利。”
“还有好久不见,勇利~♡”
*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等级:A
种类:对人宝具
 铸造“结果”的宝具。
少见的因果律宝具。对对象使用宝具后,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以那种形式,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二人始终会再次相见,宛如操控了二人的命运。
END
*按照ap的设定,基本红方的御主除了saber以外都全灭了,但勇利在设定上果然还是比较偏向时钟塔的学徒之类的,所以做出了改动... 


评论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