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

杂食博爱,优吹、莱纳吹与史雷吹担当
喜欢热血燃向的少年漫
Fgo、Torays真好玩
私设、私心极其严重
理想是能写出感动人心的文,虽然现在是个垃圾
目前持续疲倦中
不能理解的事,还是不要去勉强比较好♪

【雷安】神明不在此处(半神雷X人类安)

*我流式西幻,半神雷X人类安

*内含大量人物便当,文风清奇

*极度ooc瞩目

*文章目录:【归档】

『“喂,安迷修你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区区这种程度的伤,我可不会死的。”半身被光束贯穿,神罚残余的能量仍在不断蚕食那人体内的神性,破坏着那人的身躯,紧握着即将离去之人的手,口中述说着抱歉的话语,他留下了泪水。』
*
咚——
在倾盆大雨之夜,偏僻的教堂的钟声敲响之时,教堂的门被推开,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身穿黑色斗篷,用兜帽掩盖面孔的的少年走进了教堂,他的身影几乎要融在昏暗的灯光中。仿佛守了神明的眷顾,他从大雨中到来,但身上的衣摆不曾有任何蘸湿,他腰间的双剑即使布满裂痕,但依旧闪烁着寒光。
“神父,我有罪。”他低吟道。
“任何人从出生起就背负着罪孽,孩子你又犯了何罪?慈祥的天父会宽恕你的罪恶。”
“是吗...?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少年放下了腰间的双剑,即使经历了长时间的旅行,身心都疲倦到了极致,但他依旧坐得笔直,“我曾是一位骑士,我曾发誓善待弱者;我曾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曾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曾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但遗憾的是...我违背了所有我曾许下的誓言。”
“违背自己的誓言可是会受到惩罚的,你不像言而无信之徒,你又为什么会违背自己的誓言呢?”
“我来自登格鲁王国,在那里出生、长大、成人...”
“在神明面前应该坦诚,恶魔之国、灾厄之乡、神堕之地——登格鲁王国在千年前就被神所降下的神罚毁灭了。”
“...”被打断的少年并没有感到气愤,或者进行反驳,仅是叹了一口气,“那就请忽略它吧,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我曾见过两次神罚,神罚夺走了我的一切,我所珍视之物、我所归之所、我所爱之人。”
“第一次带来了熊熊的烈火,空中降下了火雨,焚烧了我所在的城镇,我的国家,我眼睁睁地看着养育我、赋予我守护他人的力量,如同我父亲的师傅被烧成了灰烬,可爱的艾比小姐与她的弟弟倒在了火焰中,而我却无能为力,无论如何嘶吼,如何祈祷,都无人能来拯救我们,火焰攀上了我的左手,留下的灼痕至今仍隐隐作痛。”少年捂着自己左手缠着绷带的手腕,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但你从神罚中活下来了,不是吗?”
“没错,但或许在那时葬身于火海之中,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既然神让你从神罚中活了下来,那便是神所降下的恩典,你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
“或许吧。”
“在那以后我带着师傅的遗物,异色的双剑,开始了漫无目的旅行。我去过繁华的街道,贫穷的贫民区,极北之地,极东之城,七大王国...”
“期间尽我所能帮助了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不断履行着我的誓言。在我以为会这样度过一生,在某个国家的王城,我遇见了这世界上最嚣张的恶党,亦是我日后的宿敌。”
*
『“白痴骑士,你不是说过要讨伐我这个恶党吗?那你哭个屁哦。”他的眼泪滴落在那人的身上,与他逐渐崩坏的躯体、血肉融为了一体。』
*
“人们呼唤他为神之子、天之契、雷神之锤,人们赞扬他、歌颂他,献上贡品,祈祷他不会为此处带来灾难,但在我眼里即使身负半神的名号,他究其不过是一介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为所欲为的恶党而已。我向他发起了挑战,就如我曾立下的誓言一样,我不会忍受任何的恶行。”
“最终几乎在同时我们一同倒在了地上,他无法再挥舞那巨锤召唤雷霆,而我也无法再举起那双剑。”
“随后无论我去任何的地方,都能恰巧碰见那个恶党,无论是七大王国的境内,还是荒芜人烟的秘境,每一次相遇都使我们战至筋疲力尽,无法动弹,就仿佛我们被什么东西缠绕在了一起。”
“我和那个恶党逐渐熟悉起来,我也得知了他的名字——雷狮,他是人类与神之子,从出生起便有了掌握雷电的天赋与半神的身躯,注定了终生都会作为神,作为被供奉的对象。强大的力量、无上的地位,他生而拥有了大部分人一生都难以拥有的一切,但他却不屑一故地嘲笑道,「谁要这一些无聊的啊东西?」”
“在一次我在养伤时,我再次遇见了那个恶党,但这次他手上的不是那巨锤,而是酒与酒杯。他将酒倾倒在了杯中,再递与了我。「怎么连这个都不敢喝?我像是那种会乘人之危的人吗?」”
“我接下了那杯酒,我从未尝过如此甘甜的酒,在那个无星之夜,我与他喝了一夜的酒。即使没有月光,没有星光,但我在他的双瞳中,看见了永不会熄灭的辉光,那光芒是如此的灼目,令人无法移开视线,那可能就是所谓的星辰大海吧。”
“「不如来做一些有趣的事吧,白痴骑士?」在微醺之际,他带着半戏虐半认真的口吻向我提议,被莫名的情绪趋势、鼓动,”
“——我答应了,我与他向神发起了叛逆。”
“我们前往了被预言将会有神罚降临的地方,抵挡了一次又一次的神罚,将被神派下的神使斩杀,拯救了那些本会被毁灭的地方。”
“「白痴骑士,你可不要死我以外的人手上。」,「恶党,你才是吧。」我这么回应他。本来刀刃相向的我们,逐渐会将背后托付于对方。虽然我对他恶党的称呼依旧没有改变,但我知道无论受多么重的伤,我们都有彼此的存在。”
“那时的我仍不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自以为是的叛逆有多么的无力、愚蠢。”
“在又一次拯救了某个城市后,在所有人都在庆祝劫后余生时,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光束(神罚)从天而降。那或许便是【神】所拥有的力量,那是以前的神罚不曾拥有的力量,无法抵挡的、绝对的力量,以至于在我没有回神时,瞬间毁灭了所有的事物,刚刚还在欢笑庆祝的人们被瞬间蒸发,雷狮手中的巨锤逐渐出现了裂痕,化为碎片。失去了巨锤,他依旧在用双手抵挡着那神罚,我看见他的躯体被逐渐出现了崩坏,他的身体被贯穿,他的黑衣上沾染了血迹,从此被染红,但我却无能为力,以人类的身躯连接近他、接近神罚的中央也做不到。”
“昔日的那场神罚再次重现于我眼前,昔日师傅的背影与他的背影重叠。”
“没有任何例外,没有挽回的机会,神罚再次夺走了我手中仅存的一切。”
*
『“就我一个人死了,好像不太公平。安迷修,我要给你诅咒(祝福)。感到荣幸吧,让我行驶神的权利,你可是第一个。”那被贯穿的身体逐渐化成光鳞,身为半神的那人连尸首都不会留下,但他却像以前一样,依旧是那副嚣张的笑容,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擦去他的泪水,说着任性的话语,仿佛要死的人不是自己。』
*
“濒死的他用仅存的力量,赠与了我祝福,但他的这份遗物,却被逆转成为了诅咒。神对反叛者的惩罚依旧没有结束。”
『以半神的名义给予你祝福,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让你痛苦』
“我将活在永恒的痛苦之中。”
『所有人都不会遗忘你做过的那些蠢事』
“无人将会铭记我曾经存在过。”
『你那愚蠢的誓言将会统统实现』
“我将违背我所有的誓言,我将无法拯救任何人。”
『还有你将傻兮兮地、幸福地过完你那白痴的一生』
“我的生命永远都没有尽头,我将永远地徘徊于世间。”斗篷从少年身上脱落,露出了不属于人类的尖耳,以及被紫色侵袭的双瞳,在那双瞳中,能隐约看见其曾经的翠绿。
“...”神父张开嘴,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或许...或许只要一直向神忏悔你的罪,诅咒终有一天会消失...?”
“但是,”少年从新戴上兜帽,拿起来被放在一旁的双剑,挂回腰间,转身离去,
——“但是我的神明早已不在此处了。”
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神父一言不发,但在少年再次推开教堂的木门离去时,他产生了疑惑,那是谁?有人在雨天造访过这间偏僻的教堂吗?
窗外的雨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骑士独自一人、永不终止的旅程仍在继续。
END
*本来只是一个五百字的脑洞,结果越写越长qvq
其实还包含了一个瑞金的背景故事前提,但因为不影响主线的发展和叙事,所以就没有防进文里,也没有打tag,因为还是挺喜欢那个梗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码完,就放在了下面当彩蛋了,不吃瑞金的妹子直接划到最底就好w










与正文无关的【瑞金】彩蛋(叛神的神使瑞X国王金):
代表权力的皇冠与权杖被随意地仍在了地上,家臣们四散而逃,宽敞的宫殿里空无一人,仅余下王与他最后的信徒。
“你不逃吗?”窗外从天而降的火焰,将他怀中少年的碧蓝双瞳映红,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格瑞?”金调整了一下位置,紧紧地依靠着格瑞。
“...”
看着格瑞点了点头,金露出了笑容,一如他们初次相见时的笑容,仿佛要在神罚中终结的不是他曾经的家乡,他曾经统治的国家,
“那就可以了。只要你在,我便无所畏惧。”
END







评论(1)

热度(64)